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3章 如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老夫人偏着脸看向他,看着看着,面色忽然恢复了平静如常。她伏下身子,摸摸索索地将苏彧丢在地上的几张纸捡起来看。

    上头密密麻麻地写着字,有寒水镇,有李莞,有陆立展……还有许许多多她都快要记不清的事。她几眼扫过,攥着纸张站起身来,走到佛龛前,就着香烛点燃了它们。

    火舌倏忽变长、变亮,仿佛只是一眨眼,那几张满载情报的纸便被烧成了一团光。苏老夫人松开手,燃烧着的纸落入了香炉。

    空气里散发出浓重的烟味。

    混着清幽的檀香,形成了一股诡谲至极的味道。

    她转过身来,弯腰捡起方才失手掉落在地的佛珠,捻动着,居高临下地望着苏彧道:“满嘴胡言,你这是累着了。”

    苏彧嗤笑了声,头也不抬,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又掏出了几张纸来。

    他一贯平静无波的声音里是说不出的讥诮和愤怒:“摹写了无数份,你想烧多少便有多少。”

    苏老夫人板起了脸:“你听听你自个儿的话,像什么样子!”

    她听上去是那样的伤心:“你突然跑来说些疯话便罢了,怎地还冥顽不灵,不听劝了。”

    苏彧垂着头,低低地笑:“棺中尸首没有腿伤。”

    苏老夫人闻言,浑身一震,但仍强撑着道:“什么尸首,什么腿伤,人死了十几年,还能看出什么伤来。”

    “没了肉,还有骨。”苏彧终于抬眼看向了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世上绝没有毫无破绽的案子。”

    他的眼睛,在小佛堂通明的灯火掩映下,幽深如井。

    苏老夫人站在这双眼睛前,只觉得他的眼神锋刃一般的冷利。

    她暴露无遗,只能退,只能躲,却丝毫前进不了。

    她蓦地摔了手中佛珠,重重地砸在苏彧肩膀上,咬牙切齿地道:“休再胡言乱语!”

    苏彧不闪不避,由得她砸。

    苏老夫人见状,愈发龇目欲裂,往日的慈和温柔模样,丁点不剩。她在原地踱步,团团的转,口中自语般喃喃地道:“烂都烂了,还有什么破绽可验……”又说,“不可能有证据……不可能的……”

    忽然,她停下来,望着苏彧神色诡异地笑了起来:“即便你能证明棺中尸体不是李莞,又能怎样?”

    他仍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她才是李莞。

    苏彧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脚上。

    明明疑点就在眼前,但这么多年来却从未被人察觉。

    他沉默不语。

    苏老夫人便认定他是无话可说,眉眼舒展开来,像有大石落地,轻轻舒口气道:“小五,你不要胡闹。”

    可话音未落,苏彧已开口道:“你的鞋。”

    苏老夫人猝不及防,怔住了。

    苏彧慢慢的,低声道:“你伤在右腿,行走间虽同常人无异,但右脚落地时的力道却不及左脚。因为差异细微,即便站在你身后观你走路也难以分辨。但是……”他语气萧冷地道,“经年累月,你的鞋子上却留下了痕迹。”

    两只脚的鞋底磨损程度,是不同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