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四章 凉州军大战番禺(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所以他也知道,幸好番禺有自己儿子在,自己父子俩加一起,那么就是其人不如自己父子俩了,那是,要说就自己一人,那么真是不行,武艺不如人家,就得输。可不是,连凌统都不是马岱对手,而凌操武艺可不如他儿子啊,所以说儿子都不行,老子也不好使,就得说他们加一块儿,那就变成是马岱不好使了。对,一个不行,那么两个一起上,就是马岱不行了,

    而凌操父子,确实逼退其人,那还是没问题的。马岱也是感觉到了,他也清楚,确实。不过这个时候,自己却还得说认真面对凌操父子俩的激烈进攻,怎么自己也是能支持不少时间的,等实在说是不行了,再下去,也没办法。现在的话,自然也是全力和对方战,这个肯定

    没错,凌操父子也是那个想法。他们不是想着突破什么的,而就只是增加经验,提高实力,那是。马岱倒确实是,想突破,而希望就在凌操父子身上,哪怕很渺茫,可他也是,绝对要抓住这点儿机会,那可没错。至于说结果如何,也得看运气,他都知道,可自己这个运气……

    马岱不觉得自己运气就不好,可事实是早已证明了,自己运气肯定不好就是了,这个一点儿没错。要不然的话,他不说自己早突破了,可显然,现在已经是一流大将了,就是。可自己没那么好的运气,这个没办法。是,他可真是很清楚。现在不行,就是运气的事儿了,真的。要不然的话,马岱别的不敢说,可自己的话,绝对比现在强啊,而且真就是已经突破到

    一流了,那是。如果说那样儿的话,确实都好了,可显然没那样儿,所以说他是认为自己运气不行,那真不错。不过不管如何,马岱也是从来没放弃过,这个也是。就和江东军一样儿,他们也没放弃过,哪怕知道,最后还得被凉州军灭。但还是那话,哪怕有一点儿不是那

    样儿的希望啊,还能改变曹操和兖州军的想法,几率小不代表没有,就是。因此,江东军那样儿,就更别说是马岱了,其人更是想着自己能早日突破,就是那样儿。毕竟还是,说几率有,不过是大小的问题。而只要碰到了,他就不可能放过就对了,像现在这样儿,那是啊。

    凌操父子,他们其实也是知道点儿马岱的想法的,毕竟其人是什么水平,凌统最清楚,而经过了这么两日,凌操自然也是知道了,那是。说起来面对着凉州军如此激烈的进攻,马岱更是尽全力,要是凌操还不知道其人如何水平,那就奇了怪了,不至于说那样儿。知道其人是超过自己,也是到了二流巅峰,但是谁让番禺这儿有自己父子俩呢,那没办法。突破与否,

    还得看他马岱的运气,不过自己父子俩,那确实是,绝对不会让凉州军那么轻易破城的,哪怕己方没战力。但是就凭自己父子俩,加上几万三万五千人,哪怕在交州这儿的人马不行,可不还有两万人是扬州来的吗?那是,所以说就得多指望他们了,靠着他们带着交州的人马,

    一起守着,不让凉州军轻易破城。怎么说呢,反正就这两日的话,凌操父子对己方表现,总体来说,他们觉得还可以。毕竟有一万五千人马是交州本地的士卒,那么你还能指望什么?至少两人很清楚,真就别指望太多了,真的。一万五千人马不少,可他们那个战力,还是不能和扬州来的人马比啊。不过总是比郡国兵强了,那后者也是比不了交州本地的己方正规军。

    所以说这个也得看是和哪个比,那确实也是。和扬州来的人马,那确实是没法比了,是啊。但是和郡国兵,也是后者和交州本地的人马没比。而凉州军那边儿,他们虽说没那么多想法,可也是,知道江东军人马是组合来的,他们自然是觉得不错,这个战力弱,对己方是好,对他们当然不好了。从来都是,对己方好,那就是对敌军的不好。那么反过来说也一样儿,就

    是对敌军的不好,那么就是对己方好了,那是。同样儿,对己方不好,就是对人家好。而对人家好,基本上就是对己方的不好。就是啊,基本上都是如此了,正常。而如今在番禺城头儿上,马岱和凌操父子的战况,那是相当激烈了,真是。双方武艺来说,终究是凌操父子

    两人对付马岱,所以说暂时看着是势均力敌,可时间一长,最后退下去的肯定是马岱,而不会说凌操父子不如他。确实,随便一个不行,但是父子俩加在一起,那确实还是没问题的。毕竟马岱终究是二流巅峰,而不是一流上等的武艺。但是凌操父子,他们加一起,那武艺是

    要比其人高那么点儿,真的。所以说马岱被逼退,那不过就只是时间问题。如果说他发挥好点儿,那么坚持时间自然长。不过要是相反的话,那么确实,这个他就支持不了太久了。对他来说,马岱自然是想坚持时间长的,毕竟这个不光说是战事的问题,他更是想要突破,这个更重要,那是。所以说他更是想要突破,那绝对是。什么才是更重要的,马岱分得还

    是比较清楚的,不错。要是说不能突破的话,没那么机会的话,其人绝对是要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到战事上,这个肯定也是。但现在确实不是,这个他还是第一重任是突破,然后才是战事,这个对。就和之前的孙博,其实也没太大区别。是,马岱和其人还是一样儿,都想着

    自己能突破。不过他和孙博不同的是,后者想着突破,那是为了自己在江东军的身份地位,只有说到了二流水平,他才能说真正站住脚,这个肯定是。但是马岱却不同,他和孙博可不一样儿。毕竟其人不是靠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