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92章 来,叫妈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为什么?为什么还没有结束,决斗竟然...”从挡下暴风魔术师的攻击后开始就一直很镇定的菲特终于露出了惊慌的表情,自己用尽所有的力量,发动万物重构来使用的魔法卡,奥利哈刚天神荡,不管怎么想都应该已经解决掉梨花了,而且梨花是依靠永火·零维持不败的,连永火·零都被除外的情况下,梨花应该是输得不能再输了。可是不对,现在决斗场的规则仍然没有消失,就和刚刚梨花发动永火·零的那个瞬间一样,败亡判定,对梨花不起作用了。

    “菲特酱,其实在十四年前,我进行了一次占卜。”梨花说话间,一张塔罗牌飘到了她的身边,翻转过来后展示了它真正的内容,“塔,毁灭的象征,我在十四年前的占卜预言了今天的结果,从十四年前开始就注定了一件事,我会输,今天我会在这里输给你。”

    “会在这里...输给我?”菲特有些结巴地看着那张塔罗牌,即使没有进行直接的接触,她也能感觉到这里面蕴含的恐怖力量,这张塔罗牌,它本身具有的力量远远超过八云紫手上的断界,如果梨花放任不管的话,单是这一张牌就能造成无数个世界的毁灭。

    “可是这不合理啊。”Levi大声喊了起来,这并不是威胁或想做些什么,纯粹是她想要压下自身的不安,即使因为菲特的力量掩盖了梨花的威压,可是她仍然无法安心下来,“你的预言是百分百准确的!这种事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根本就没有理由参加这种必输的决斗!!!”

    “不,Levi,正因为我必输,所以我才不得不参加。”梨花收起了塔罗牌,同时举起自己的决斗盘,“没错哦,我会输,这是我预见的结果,这是十四年前就设定好的命运,也是最不可能被推翻的结局。”

    “不可能被推翻的结局?”菲特扫视着梨花的决斗盘和她身边散落一地的卡片,没错,真的不可能逆转,这是怪兽决斗里最绝望的情况,所有的卡片被消灭,生命值也归零,而且还处于对手的回合,梨花在这种时候更是不可能做到任何事的,这就是真正的不可能逆转的情况,在菲特认知的范围内看来,确实是这样没错。

    “所以啊,我不得不战,这是我必败的命运,不管我怎么挣扎,不管我怎么努力,这是我绝对不可能超越的结局。”梨花放下了已经耗尽所有卡片的决斗盘,“不过那又怎样呢?必败的命运又如何,菲特酱你可没有定义你‘必胜’的命运啊。”

    “事到如今你说这些话还有什么用?你的生命值归零、卡组耗尽、维持不败的永火·零也被打倒了。”菲特指着梨花决斗盘上的计数器喊道,“你已经不存在任何的希望,不存在任何的可能性了,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你能做的就只有乖乖地接受败亡的结局!!!”

    “如果是别人,我还会犹豫能不能这么做,不过菲特酱你的话就完全没关系啦。”梨花露出了一个看似非常阳光的笑容,“如果只是输的话,我输得起,不管是灵魂还是生命,你尽管拿去好了,我的所有东西全部交给你,那没关系的。”

    “你...”菲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梨花的这个笑容很不简单,这不是笑,这是经历了无法承受的痛苦,为了逃避而伪装出来的面具!!等等,为什么自己会知道?想到这里,菲特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寒意,有什么不好的记忆,比地狱的深渊更加悲哀的境地。

    “第三纪元的战斗里,我也是一样预见了注定的结局,用尽所有的力量,最终还是没能逆转啊,十四年前的时候也是,和那时候一样,不可能逆转的,真正注定的结局。”梨花摇着头说道,“不过菲特酱,我决定了,要去改变,那种没有道理的结局,那种该死的终局,我再也不想看到了!!”

    “最终的结局...”菲特不自觉地叨念着这句话,自己应该是知道的,应该知道,梨花说的是什么意思,最终那个悲哀的时刻,即使是最爱的人也必须痛下杀手,不管付出什么样的努力,不管自己怎么挣扎,可是结局仍然没能改变。

    .............

    “梨花那边的战斗恐怕马上就要结束了,在你这里我不能多呆了。”虚梦很有礼貌地把喝完的茶杯放回盘子里,一如当年那样,细心地保持着茶具的整洁,“算算看,现在没时间拷问武明了,直接搜索他的记忆痕迹好了,修改空间进入方式的人就是他,唯有这一点,我非常清楚,确认空间连接方式大概需要零点一秒,差不多了。”

    “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啊,虚梦。”刚刚站起身来的虚梦看到了一片花海,不过不是风见幽香的太阳花田那样的向日葵,在她面前的是无数的玫瑰花,不只是玫瑰花,这些花全都是带刺的,而长满尖刺的花茎已经在她周围的空间全部爬满了。

    “翠星石,这我可就得说一下你了,毕竟搞错了可不好。”虚梦伸手摘下了一朵玫瑰花,不过这种处于不断地生长状态的生物,在她摘起的瞬间还在进行细胞分化,被摘出来的瞬间,一根尖刺直接刺穿了她的手指,不只是刺穿皮肤,就连肌肉和骨骼都无法阻止它的前进,虚梦把玫瑰花放到自己的眼前时,玫瑰刺已经扎穿她的拇指和手指,阴森的刺头还在滴着血,“如果是给我送花的话,最好还是康乃馨,玫瑰花的话,我不太喜欢啦。”

    “我们原本就不是为了讨你喜欢才干的。”苍星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虚梦眼前了,而即使虚梦摘下了那一朵玫瑰花,花海仍然没有停止生长,光鲜的玫瑰花下,充满荆棘的藤蔓已经缠绕在虚梦身上了,即使不动,她的身体也被玫瑰花刺扎得伤痕累累,可以想象,如果她敢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