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明为庶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div lign="ener">

    “奶娘,奶娘,要喝水。。。。。。”

    如预计的一样,并没有得到该有回应,呼噜声还是那么“悠扬”,了;林静这才睁开眼睛,转头看向身旁。身边床榻上躺着个痴肥的中年婆子,原本应该照看着林静歇晌的,可这婆子自己却睡得呼噜动天、人事不知了。

    林静悄悄起身,小心地绕过这对于现在的自己有如肉山的婆子,往榻下爬去,中间颇费了些功夫。不过,林静回头看看床榻上依然鼾声如故的婆子,嘴角扯起了个微笑,也亏得这婆子不上心,不然,自己要想偷偷干些什么,还真不容易。

    绕过屏风,林静趴在门帘上静静的听了听,外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一小心的掀开一条缝往外看去,门外头一个人影也没有。幸亏如此,不是吗?小孩子的脸上扯出个与年龄违和的笑,林静这才出了屋子。

    本就幼小的身子,加上刻意地躲藏和下人们对这儿地忽视,林静躲闪着在回廊下的花木之中穿行,这样子,看着就是熟门熟路了,而后,也不知怎么一拐一扭的,就摸到了正房屋后的窗下——林静的目的地。

    未等林静靠近埋伏停当,屋子里的说话声已经隐隐的传了出来。说话声并不大,听着也有些隐约,可这静宜的午后和有心的努力下,还是被林静捕捉了个七八分。

    “太太,您就歇会儿吧。你这般不眠不休的,可真要把身子给熬坏了。”这是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听着声音,林静眼前就浮现出个中年仆妇微胖的样子。这人,看着面孔和善,人道是个好心肠的,对着太太也是再忠心不过了,可林静却明白因着这份忠心所以对自己刻在骨子里的狠辣。

    “奶娘,我歇不下。熬了这么多年,才有了这个孩儿。不见他安康,叫我如何睡得着。”这声音,正是府里的当家太太,只是这会儿听着,就可以勾画出此人的虚弱和气血不足。

    “哥儿已经有了起色,眼看着就大好了。您这要是倒了,可叫哥儿和大姑娘怎么好?”

    先前那个仆妇还在劝着,只是看样子,太太并不怎么听劝。半天,忽然幽幽的一声叹息,“奶娘,这两天,我想想就怕得紧。哥儿原本好着呢,可西厢那个一倒下,哥儿就跟着不妥当了。”

    “太太,”那个婆子惊讶地拔高了嗓子,随即又刻意压低,可声音里的阴骛却没有遮瞒着,“您说是有人。。。。。”

    “哥儿身边的人都是我跟你仔细挑出来的,又差不多是我亲自照看着,离了我跟前,又有你看着,我倒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这是不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太太,您这是说什么呢!当初那个叛主的贱婢自己个儿不要脸面,您好心留着她,没打没骂还给开了脸。只是老爷看不上她,怎么都再也不进她的屋子,也不许她在跟前晃荡。不过,没成想,就那么一夜,那贱蹄子就揣上了。因为这个,当初您在老太太跟前受了多大的委屈?那贱蹄子有心挣没命享,自己熬不过生产那关又怪谁去?”

    “奶娘……”

    “太太,这是那贱人命薄,就算她使了手段又如何?再说西厢那个,不愁吃不愁穿,放在太太跟前亲自教养,顶了如此大的名份,要是福薄压不住,又怪哪个?要说是有上天的惩罚,也只冲着老奴我来。这都是我干的,与太太何干,又怎么能犯到哥儿身上?我只是恨,西厢那个到底是奴婢的种气,命硬得很呢。眼看着一口气断了,结果却又接上来了。太太您还这么好心,这大把的好药给养着,您看看,才多少日子,就像尾活虾那似的能吃能喝能跑能跳了!”

    “奶娘,我怕呀。也许是我多想了,你看,那个回过气了,哥儿就安稳下来了。现在那个好了,哥儿也大有起色了。若真是……不行,奶娘,西厢那个,就由着吧。”

    太太的生气儿虽然还虚着,可话里的意思却是斩钉截铁的。那婆子虽不甘,却也不敢拿这些鬼神之说不当回事,更不想违了太太的意思,“太太说的是,奴才遵命。想那个,当初本就是为了顺水推舟挡着老太太的说头,才给弄了个这么个身份的。老奴这么操切,不过担心那个一日日长大了,万一被老爷知道了,要是心里存了疙瘩,就不好了。不过现在想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因为当初那事儿,老爷就对太太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