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8.不再等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水温刚刚好,是乌若岩喜欢的温度,热中带着一点点烫。宛如为人谨慎小心,却也是越来越了解乌若岩了。

    乌若岩感到了一丝倦意,她已经很久没有倦意了,这些日子以来,即便是她想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也睡不着,内心总是充斥着悲愤和焦虑。而现在,她知道她必须先让自己放松下来,才能用最好的状态,向耶律德光寻仇。

    “乌姑娘,陛下到。”寝殿外,小宫女的一声通报,让乌若岩和宛如都微微一惊。

    本来,从前耶律德光到这里来,是从来不让人通报的,今天,估计是小宫女知道乌若岩在沐浴,内心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才轻声出口。

    耶律德光又回来了,的确是太出乎乌若岩的意料,但是,想躲避是不可能的,她甚至连起身的机会都没有,耶律德光便已大步走到屋内。

    宛如连忙给耶律德光见礼,见耶律德光示意她出去,宛如只好悄悄看了乌若岩一眼,悄然退出。

    乌若岩将颈部以下全部埋在水里,瞪视着耶律德光,直觉告诉她,耶律德光是故意的。也许是因她进宫已经很久,耶律德光再也不想忍耐下去了。

    耶律德光的确是故意的,却并非乌若岩想的那样。他的确有些急不可耐,却不完全是欲望的需求,而是,他忽然非常想知道,乌若岩的耐力,会有多大,会有多久。

    耶律德光仿佛没有看见乌若岩的瞪视,微微一笑,俯身将乌若岩一把从水中捞出来。乌若岩忍着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知道,耶律德光没准儿就想看着她惊叫或慌张,她是不会让他如愿的。

    耶律德光将乌若岩放到床上,并没有下一步动作,而是直起身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乌若岩。乌若岩觉得尴尬,连忙拽过一床被子,也顾不得身上依然湿漉漉的,将自己盖住。却不料,耶律德光一把拉住被子,蛮横地扔到一边。

    乌若岩闭上眼睛,她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从她决定进宫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当耶律德光的身子轻轻覆盖到她的身上,她只能让自己忍耐,忍到她忍无可忍之时!

    看着耶律德光沉沉睡去,乌若岩刚刚的倦意,早已无影无踪。她一动不动地躺了一会儿,慢慢挪开耶律德光放在她身上的手,悄悄起身。还好宛如早在她沐浴之前,就已将她的衣服准备好。乌若岩穿好衣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乌若岩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床上的耶律德光。她不清楚,今天之后,他还会不会来,什么时候再来。直觉告诉她,防人之心很强的耶律德光,是不会像从前在元帅府那样,时不时就留宿在她这里的。

    怎么办?是继续等待下去,等待机会,还是今晚就孤注一掷?

    乌若岩知道,此刻,她身边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武器,可是,如果继续等下去,她的机会却会更加渺茫。因为她很清楚,她想得到耶律德光完全的信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几乎不会有那么一天。

    也许几年之后,耶律德光会完全放松对她的戒备,可是那时候,耶律德光也许已经对她没了这么强烈的占有欲,到时候她是会被打入冷宫,或是落得个萧芜的下场,都未可知,更不会有机会,杀了耶律德光。

    她心里的恨,决不允许耶律德光安然无恙地活那么久!

    最让她不敢多耽搁的原因,是李冷。她知道,在那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又要救出家人,李冷一定是心力交瘁心神俱碎,根本就不会有心情和精力,去琢磨整个事件的破绽。可是,不必从最深的伤痛中走出,只要安排好家人,心能静下来一点点,李冷就会觉察出其中的不对劲儿。

    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她,尽管师父曾经说过“生死与共”最主要的,是要两个人心意相通,但内力也是很重要的。更何况,她还不知道,一旦自己动用内力,会不会有什么伤痛,如果会有,会不会伤及李冷。

    她不是没有因为一时情急,让李冷跟着受伤的过往。

    而她所想的这一切,还是在她和李冷能够聚在一起的情况下,如若,根本不能呢?那李冷岂不是又要因救她而涉险?

    乌若岩想着,已经慢慢地站起身来,没有武器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有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