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07 医学巨着:干氏医行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607医学巨着:干氏医行录

    李半夏笑着笑着,笑声忽然凝固。《

    一个想法在她的脑中成形了,她可不可如那条鱼一样,先死后生,置之死地而后生?

    那条鱼假死,不过是很正常的一种现象,但用到李半夏身上,可就不同寻常了。

    这些日子,她想了许多的办法,也做过许多的设想,都没有办法将那股邪恶的真气驱逐自己的体内。若想不动它分毫,又能医好自己的身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那么,她就遂了那人的意,死一次如何?

    李半夏知道,江湖中人有很多的方法让自己假意死去。

    一个人假死,气息全无,血液停滞,身体的一切机能都停止运作,如真正的死亡一般。

    在这样的状态下,那股真气难道还能在一个没有生命的躯壳里寄居?何况,当一个人死去,感知也随之消失。疼痛她感觉不到,那股可怕的带走一切的绝望感也被她徘徊在心门之外,这样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唯一的问题是,若假死途中发生了什么差错,那她可能真的就醒不过来了。

    加上这股真气变幻万千,谁也不知道在她假死后这股真气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对她的身体又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害。若真的有意料之外的变化,而她又处在假死状态中,那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等死了。

    然而不管有多么困难,这是目前李半夏所能想到的最为可行的办法。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父子几人看着李半夏一个人在那仰着头发呆。一边一个。昂着脑袋瞧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小鱼死而复生,刘灵芝高兴得都快疯了,在他的热乎劲终于有些消退的时候,注意到了李半夏的异样。

    “昂着头,不酸吗?大舌头~”

    “弟,你怎么又叫娘大舌头啦。”甜甜帮他修正,都和弟说过多少次了,不能再叫娘大舌头了。当然。孩子们每说一次,马氏就会指正一次,偶尔还会说他们两句,久而久之,这三个小鬼总算慢慢地改过来了。

    当然,不包括刘当归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来膈应一下李半夏,这是属于刘当归独特的趣味。

    刘灵芝朝她吐舌头,“习惯了嘛。”

    “娘,你在想什么?”小雷仰着脑袋问。

    刘东山却没吱声,看着李半夏这样子。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李半夏回过神,冲他们摇摇头。“没事,就是阳光太好了,晒得娘头都有些晕了。”

    说着,李半夏走到阴凉的地方,几个孩子也跟着围了上来,那种乖乖的模样让李半夏一阵心暖。

    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动作,平时也经常做的,此时看起来,却别样的温馨。如果可以,能和孩子们这样呆一辈子该有多好。

    刘当归站在一边,看着李半夏,脸上也露出了狐疑的神色。他向来是个聪明的孩子,也较其他的孩子敏感。有时别人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他却瞧个明白。因为不爱说话,许多事都放在心里罢了。

    当归过了年,就得到江州去上学。之前家里有事,这孩子说啥都不肯去。好在鸿轩书院的院长是个很通情理的人,鉴于这学期余下的时间不多,当归年龄还小,在书院表现也不错,明年重新上就可以了。而当归要是通过了鸿轩书院的考试,就不用重修。

    当归现在有时间就在家里看书,为的就是明年的考试准备。这孩子是不愿再花一年的时间学习基础的,这些东西于他而言的确没什么难度,想及早接触深一点的知识。

    在刘当归心里,家里有个老师,比书院夫子说的知识还要有趣好懂。这人当然是李半夏,李半夏虽然不精通古文,在这呆了两三年,结合前世学的东西,倒也没什么难度。

    只是刘当归明白,家人望他成材,鸿轩书院读书的机会是爹娘好不容易为他争取到的。那里的夫子们各个都很有学问,跟着他们身后认真学习,是他目前最重要也是唯一需要做的事。

    少小离家,总有诸多的不舍和失落。刘当归再独立,也终归是个孩子。虽然外表冷静,心性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

    在鸿轩书院的时候,他也会想到家里,想到爷爷奶奶、想到他爹爹,想到他姐姐弟弟,当然,也会想到大舌头李半夏。

    李半夏离开江州的时候,曾为他做过周密的安排。刘当归每日住在寸心药铺,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