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章 涅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原来,这整件事情的背后,真的有第三个人在操纵。

    莫非是她?

    “谢过姑娘的款待,只是夕颜如今有要事在身,不知姑娘可否告知通往第三层塔的通道在何处?”

    遮掩的白纱坠落,女子身着红色幔纱,额头绘有三瓣桃花。

    如雪的肌肤,在幽兰的光芒印存下越发诱人。

    女子倾城一笑,惹得少年相思。

    “叫我桃夭便可,姑娘当真想去那第三层,即便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桃夭轻柔的手,划过夕颜的脸庞,异于常人的冰冷从她的指尖传来。

    夕颜清浅一笑,对桃夭所言的生命之忧,置若罔闻。

    “夕颜既然进了这九重塔,就没有打算能完好无忧的回去。”

    桃夭娉婷袅娜的身姿,行若扶柳异于常人的魅惑。

    “你若能破了我的鬼冥阵,通往第三层的通道便会出现。”

    桃夭笑如春风,屈身坐下,素手轻挑,幽冥之音,从她的指尖传来。

    弦音阵阵,似一根根坚固的丝线,一点点的控制夕颜的意识,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听的蛊惑控制她的心神。

    夕颜顿时觉得眼前一派朦胧,遁入混沌。

    突然,弦音一转,如千军万马立于城下,剑鸣刀戈之声不绝于耳。

    鬼冥阵的精髓便在于,先控制其心神,用弦音召唤鬼冥军。

    只是,这一个阵法太过于残酷,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因为,催动阵法需要弹奏此曲者以血为祭。

    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鬼冥军,手中握着锋利的武器,仿佛操纵在他人手中,不知疼痛的傀儡。

    夕颜强撑着欲倒地的身子,蓝色的幽冥之后将身体环绕其中。

    源源不绝的鬼冥,拿起手中的大刀,向隐于蓝色火焰中的夕颜袭去。

    若是夕颜的神识没有被琴音所控制,对付这些只知道攻击却毫无作战技巧的鬼冥自然不在话下。

    可鬼冥阵的精髓就在于,迷其心智,从而以达到置之死地的目的。

    “桃夭,若我猜得没错的话,鬼冥阵成功之时,便是你陨落之日。你又何苦一命换一命。”

    夕颜周身游走的火焰渐渐暗淡,心神不受自身的控制。

    自然她控制体力的魔力,也越来越被削弱。

    “我只过是一颗棋子,死了便死了,也好过千百年一直一个人被困在这。其实,你长得如此貌美,我还有些舍不得杀你呢。”

    桃夭**的话语,在夕颜听来,宛若地狱勾魂使者勾魂幡鼓动的声音。

    鬼冥军源源不断,桃夭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波动琴弦的手指也变得缓慢起来。

    蓝色的幽冥之后,变成了一缕薄纱,夕颜仿佛已经听到了刀划过皮肤的声音。

    突然,一个锦囊从夕颜的腰间滑落。

    霎时间,一股温和如春风的气息在冰冷的殿堂中游走。

    狰狞的冥军,变得安静下来,渐渐隐于白纱之中,彻底的消失在夕颜的视线之中。

    一段清如流水、静若幽兰的弦音从桃夭指尖下的古琴传来,可她的手指却未曾动一下。

    那清浅的弦音,涤荡着夕颜迷乱的心神,将她从混沌边缘寻回。

    夕颜从迷乱中苏醒,尚未明白发现了何事,直到发现没有任何气息外漏的锦囊。

    她明明记得,将锦囊偷偷的塞在冥幻枫的身上。

    怎么她的身上还有有一个锦囊。

    莫非,冥幻枫跟她一样,也将救命之用的锦囊给了彼此。

    “桃夭,如今阵法已经被我破了。那通往第三层的通道在哪?”

    夕颜足尖轻点,立于桃夭身旁,言语之中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姑娘,竟会有冷月弦音如此法宝。今日我败了便是败了,通道自然会开启。只是,能否恳求夕颜姑娘,将我这个古筝带走。”

    桃夭笑容宛若三月十里桃花,漫山遍野的桃花纷飞,原来,在如何的美貌,也会有凋零的一天。

    夕颜颔首,论说恨,她始终无法对眼前的这个女子心存恨意。

    悬挂在白纱破碎纷飞,宛如白雪飘落。

    桃夭的红衣在,纷飞的白色中分外的显眼,挥袖、抬足、回首。

    魅惑三千浮生。

    桃夭额头上的三瓣桃花,颜色由浓变淡,身上的红衣却越发的鲜艳。

    当最后一片白纱碎片落地的时候,桃夭的也停止了舞动。

    整个世界变得分外的宁静,刚才还言笑妩媚的桃夭躺在白茫茫之中,惊艳了岁月。

    红色的气流漩涡,前方,九重塔第三层。

    弦音已断,佳人消逝,空留满目的苍白之色。

    夕颜拾起安静的躺在地上的古琴,从指间渗透进心间的冰凉。

    仿佛琴弦的呜咽,渲染在薄凉的空气,变成一曲经久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