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外挂携带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每个人的人生路上,都会遇上几个让你铭心刻骨的人,他们有的聪明能干,人见人爱且光芒万丈。人人教训起自家的孩子来,基本上都会拿他们来做类比,他们可能是“别人家的孩子”,但也可能是“外挂携带者”。

    程帛尧自己就是个“外挂携带者”,她的外挂叫穿越。

    正当她迈着小胳膊小腿打算开始带着外挂刷地图时,忽然发现她身边还有个更牛逼的“外挂携带者”,那位的外挂叫重生!

    小程同学穿越后一点没有身为穿越者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成天除了卖萌卖乖贩卖可爱,处处收获一大堆抱抱和糖糖之外,什么也没干。忽然有那么一个她没招谁也没惹谁的下午,有个小萝莉蹦过来,充满憎恨与仇怨地看着她。

    那时候小程同学才两岁出头,小萝莉大约也就三四岁的样子,小萝莉大概觉得小程同学才两岁多,才刚会叫人,不会懂得太多。于是小萝莉蹲下来凑到她面前,顶着张粉嫩嫩的小脸蛋,阴森森的小声说:“尧妹妹,我们又见面了呢……这一世,我要你看着我永远高高在上,难望项背。上一世你给我的苦果,我一定会好好地慢慢地还给你。炼狱如何,你现在不知道,以后会知道的。”

    阴冷的语调配上那张粉嫩可爱的小脸,小程同学怎么看都觉得让人发毛,她手臂上起了一堆鸡皮疙瘩。身为两岁出头的小萝莉,小程同学很无耻地扬起软绵绵的笑脸儿,娇娇脆脆地开口:“姐姐,吃果果……”

    说罢,小程同学把手上又酸又苦的桔子递给人家,人家不要,她就呜咽咽哭起来。听到小程同学的哭声,在外间和几名女眷们说话的小程妈连忙走进来。因为小程同学太会贩卖可爱,小程妈都不怎么舍得让奶娘和丫头们抱她,总是一有情况就向小程同学张开双臂把给她一个波涛汹涌的抱抱。

    “尧尧怎么了,跟杨姐姐闹了?”小程妈从怀里掏出帕子给小程同学擦着她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又轻轻拍着她的背哄着她。

    旁边一位妇人,大概是“杨姐姐”的妈,这会儿忙不迭地说起小萝莉来:“玉绫怎么把程家妹妹惹哭了,还不跟程家妹妹道歉,你好歹是长两岁,也不说照顾着点妹妹,还招妹妹哭。”

    小程妈很是雍容清淡地朝那妇人一笑,说道:“表姐说的什么话,小孩子家家见不着娘就者哭,哪能怪玉绫。”

    杨夫人还是坚持让杨玉绫道歉,杨玉绫眼底一丝阴霾闪过后,顶着张小脸似害怕似无辜地上前来,柔软软地说着道歉的话:“程妹妹,不哭,是我不好,下次你要去池塘摘花,我一定带你去。”

    这一句话就让形势逆转过来,小程妈真以为是自己的女儿想去摘花,略带歉意地揉揉杨玉绫的头发,笑道:“玉绫真是个乖孩子,是尧尧不懂事,咱们不管她。”

    啧,小程同学不满了,当面亏这种东西,小程同学是绝对不肯吃的。于是她更加用力地挤眼泪,小猫似地抽抽嗒嗒哭着说:“不摘花,请姐姐吃果果,姐姐不要,姐姐不喜欢尧尧。”

    说完这话,小程同学自己都恶心得想笑,为了不让人看见她憋不住的笑,她选择了主动埋首进那片能淹死人的波涛汹涌里。

    小程妈却当她是哭得很伤心,小脸都哭得起了一层粉红,却不知道小程同学是挤眼泪挤出来的:“姐姐怎么会不喜欢尧尧,尧尧乖乖噢……”

    当小程同学绷得住表情时,她满肚子坏水地带着泪珠儿,把拿着桔子的手伸向杨玉绫,又喊了一句:“姐姐吃果果。”

    杨夫人很有眼色地让杨玉绫接过桔子来吃,才六月的时节再早熟的桔子也还酸苦着,杨玉绫却被杨夫人塞了几瓣进嘴里,整张脸都酸苦得皱成了一团。小程同学看得出来,这张脸是泪在往腹中流,恨在往心底积。

    反正这位一开始就打算要告诉她炼狱是什么,她可不觉得自己卖卖萌再卖点好,杨玉绫就会改变主意。大概她的穿越生涯,要跟这位携带重生外挂的小萝莉掐个不死不休了。说实话,小程同学心里有点儿没底,毕竟自己只是个穿越者,在这架空的时代里,她不像杨玉绫那样能预知未来。

    但是,人都欺负到头上来了,身为穿越者,就算没改天换地的志向,也不能被三言两语吓退。你下战书,我就接着,至于谁赢谁输,谁知道呢!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