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四章 这脸丢得再也捡不回来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赤渊出乎意料的好商量,不过估计是看在李无涯、玄弭及天道哥的面儿上,要不然神兽都有着身为神兽的骄傲,哪怕他们只是供更高阶的人所驱驰,那也得你到一定等阶的时候。赤渊能屈尊前来,李崇安和程帛尧都感念倍加,不过相处下来吧,赤渊其实脾气也不小。

    “小道士(终于被叫道士了),你的雷咒连苍蝇都劈不死,回家再修个二百年来看看。”赤渊站在那儿,看着温温和和的语态里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在,再加上它是一只火红麒麟,看起来本就相当威风赫赫,不说话都能吓着一片“小道士”,何况它还口吐人言。

    用赤渊的话说:“像朱疵这样儿的才需要低调。”

    为这句话,滚滚差点没跟赤渊干架,滚滚最后用程帛尧的话嘲讽道:“是啊,如您这样的,就好比黑夜里的萤火虫,怎么藏都藏不住你的光芒。”

    赤渊语气温和地答曰:“不,应当是明月。”

    当时程帛尧就怀疑这位只是语气温和,举止温和而已,其实也是个脾气大大的,这种温吞性子的,不管人还是兽,往往又毒舌又闷骚又腹黑。赤渊果然应了她的猜想,随便几句话就把上上下下给打击了个遍,它还有跟她说:“程帛尧,我这是为你们云涯宗好,若不这般,他们哪里知道天高海深。”

    “小光明符这一类的符咒,没能耐就别画出来丢人现眼,想当时李无涯一个小光明符弹出来,有千里明光,你这连萤火之光都不如。”赤渊大爪一挥,小光明符化作一团飞灰坠地,它身前已经堆了一小堆儿纸灰,可却没一个人能伤得了它。

    何易山皱起眉来,要是妖物都这么能耐,云涯宗当真是不必再存在下去,不过,真的没一个人能伤到它吗?何易山看向李崇安,倒不是希望李崇安能,李崇安他的符也没起效:“静山,还有谁?”

    “张师兄、尧尧,尧尧在喂玄弥吃米糊,蓁蓁也在吃呢,应该就快来了。张师兄出山去了,说是这两天回来,但也没个定数。”李崇安从前也觉得九大神兽都是叫着名头响的,却没想朱疵看着不怎么样,上边几个能耐都不小。

    他话音一落,何易山眼睛就圆睁开,眉头也舒展开来,只见何易山一击掌道:“对,还有蓁蓁!”

    ……

    见先生这样儿,李崇安真不想打击他,难道要告诉先生蓁蓁现在连符咒的书集都还没看过,小女儿不知愁,成天除了吃吃喝喝玩玩睡,她从来不干正经事儿。当然,才这么大一点点,李崇安也不觉得闺女需要去干什么正经的大事:“先生,蓁蓁手都还是软的,笔都拿不住。”

    “你们云涯宗上下倒真能给李无涯长脸,李无涯正身要是知道他人后辈都这般出息,想必安慰得很。”赤渊就有这种能耐,明明是嘲讽的话,不仔细听绝对像赞美,越是这样还越让人羞愧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赤渊,不许欺负他们。”蓁蓁本来程帛尧牵着出来,这时正走下台阶,眯着一弯小眼眼缝儿看向赤渊,小模样颇为不满。也是,李无涯最是护短,甭管自家的多没出息,多丢人现眼,他可以关起门来揍关起门来罚,但绝对不会允许外人说一个字:“爹,给我笔,但凡有谁欺我云涯宗无人,我都要……呃,替我爹好好教训他!”

    李崇安看着闺女这小样儿,真想抱起来揉揉小脸蛋才好,可现在当着先生们和师兄弟们的面儿,他还真不好去抱,甚至不能拒绝蓁蓁的要求。爹做到他这份上,也够可以了:“好。”

    倒也不用他去拿笔,现场就有人双手奉上:“小祖宗,您请!”

    “瞧好了,日后别再丢人了。赤渊从火,你们看它那浑身冒火的样儿就该知道了,对属火的用雷那是给它进补呢,一群大呆瓜!”蓁蓁没好气地接过纸笔,却没画水类性符,而是土类符咒,一边画还一边有模有样地说:“手札上没写土可以克火啊,水确实能克火,但火旺成它那样儿的,单用水没效,水和土叠加在一块儿,灭了它还糊它一脸,懂不,这就叫变通。”

    赤渊在远处似噙着笑一般看向蓁蓁,它在想,要不要告诉李无涯的转世,她现在画的符没效呢。想那李无涯一世何等嚣张厉害,转世了竟也这般无能,看来玄弭还是需要它好好关照呀。

    蓁蓁画完两张符,叠加在一起用,小手一弹,符倒是很顺利地被引发了,但赤渊一挥手,那两道符照样化飞灰落下。飞灰落地还被小风吹得四处飘散,却是赤渊故意而为,它这是当着蓁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