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五章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赤渊从中符状态出来后,就满场盯着人看,它觉得肯定是有人学当初的李无涯扮猪吃老虎。在赤渊心里,现在云涯宗每一个人都像是扮猪吃老虎的,要不然刚才人人都试过了,怎么不见有谁使出灵符来,居然在这时候阴它。它要不是没准备能中招吗,它可是火麒赤渊,真当是灵符就能把它给放倒,哪有那么容易。

    看着赤渊满场跟找贼似的,程帛尧不禁缩缩肚子问趴在她肩头的滚滚道:“我要出去吗?”

    赤渊都成这样儿,还出去,出去不是找不自在,滚滚连连摇头摇头:“千万别出去,赤渊是仁宠瑞兽没错,可你看它那脾气就该知道,它其实也不好招惹。当然,你是三个超级厉害的孩子的妈,出去了估计赤渊也只能认栽。”

    点点头,程帛尧也觉得不该出去:“那我不出去了。”

    “也不行,你还是出去吧,万一它发癫,遭殃的还是山上的一干道士。”滚滚觉得总有一天程帛尧会当着赤渊的面用符录,等那时候让赤渊知道,还不如现在就说出来,怎么说程帛尧也有那么仨孩子,赤渊还敢把她怎么着不成。

    “那……那它对我挥爪子怎么办?”程帛尧觉得自己这小身板,都不用一爪子。

    “嘁,它敢么,玄弥就放不过它,就凭你是李无涯和玄弭的亲妈,你就算把全天下的人都得罪光了也不用怕,道哥在上,他还没生出来之前,如果不是你自个儿找死,他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出事的。”

    嗯,滚滚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于是程帛尧举起小手,粉嫩嫩地晃一晃说:“是我,不好意思,我没想到真的会有用啊。我刚得到符录,还没试过呢,嘿嘿……”

    赤渊一看到是程帛尧,起先还两眼冒火,最后一看人家面前站着蓁蓁,怀里抱着玄弥,赤渊再想说什么做什么也只能从鼻子里重重喷气儿:“倒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能耐,现在看来,你倒是配做玄弭的生母了。”

    “我们人类有句话叫作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程帛尧反击了一句,她觉得这话挺正常的,只是告诉赤渊,她就算半点儿能耐也没有,生了玄弥就照样是玄弥的亲妈,玄弥想不认都不行。

    但是在赤渊听来,就有点儿当着和尚骂秋秃子的味道,因为它是一头兽呀,神兽也是兽,它有种被程帛尧指着鼻子骂“狗”的不美妙误会:“就你们这点儿家底,连玄弭随便一个窝都比不上,确实是贫了点儿。”

    ……

    “程帛尧,是我听错了,还是我想错了,我怎么觉得赤渊在说老大是狗……”滚滚迟疑地小声问道,可这话真的像是在指玄弭是狗啊,噢,连狗都不如,因为狗还不嫌家贫呢。这……这合适吗,滚滚看了眼玄弥,玄弥却还是那阳光灿烂的小脸儿,笑得能令百花都失了颜色的笑模样。

    “朱疵,你不是想以血浴身么,来,我成全你。”赤渊顿时间气场变得危险起来,看着阴气森森的。

    滚滚动都不动,用尾巴扫向程帛尧怀里的玄弥说:“来呀,有本事你来呀,我现在可不怕你,我有老大做靠山,还有老大他娘和老大他姐,不久的将来还会有老大的弟弟。哇哈哈哈哈……老子现在终于知道傍个大靠山的好处了,怪不得道哥问老子‘你想以后横着走吗,想的话就去跟着程帛尧’,老子现在懂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哇!”

    李崇安等一干人都愣了,李崇安还好一点,毕竟他知道朱疵的身份,其他人不知道啊!

    “静山,你还有个儿子?”

    “咳,推演出来的。”李崇安还能怎么说,说朱疵早就告诉他,他会有俩儿子,一个是玄貔玄弭,一个是化神无数的天道,就算现在事实都多半摆在眼前了,估计他要这么说还大家还是得当他开玩笑的。

    “噢,看来你的儿子来头都不小啊。”

    赤渊快和朱疵火拼起来,但碍着蓁蓁和玄弥,赤渊还真不好动它,赤渊只能在暗暗把今天这仇记下,等待来日把朱疵给灭成渣:“既然你们都有眉目了,那我便不奉陪了,程帛尧,好好照顾玄弥。”

    白光一聚一散,赤渊就有些灰头土脸地走了,闹得程帛尧和李崇安还挺不好意思的。客客气气地把赤渊请来,结果让人家那么狼狈地离开,估计以后再见,赤渊不会给他们好脸色就是:“尧尧,你怎么画的符?”

    “是符录上所述,和我们平常画符引符的手法都有些不同,我看着大家用着都没用,才想到了符录上的符咒。噢,等我几天,我马上把符录上所述的都记录下来,然后大家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