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六章 吾以吾身证吾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妖物大军来袭是在两天后的黄昏时分,妖物虽说未必惧怕阳光,但不喜欢阳光倒是真的,就连滚滚这样带着神兽属性的都照样不喜欢顶着大太阳出去。来的妖物里,居然有能化人形的,这直接颠覆了昆仑上下所有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云涯宗一千余人,分守八方,他们既要正面迎敌,又要干修补符阵的活儿。对付妖物倒也没有想像中的难,不是每个妖物都跟赤渊那样带着天火属性,那样的属性只有瑞兽才会有。瑞兽才会不害怕雷电光火,火属性的妖物除却火之外,雷电光也依然避之唯恐不及。

    “三天为限,人类说事不过三,天道对于你们的考验也是一样的。说起来道哥真是个享安逸的,你看,道哥宁可当小弟,也不早早生出来,省得碰上这麻烦事。”滚滚对道哥只敢小声小声抱怨,抱怨完还要四处看看,当然一般天道要真在听到它这样的抱怨也不过瞅它一眼,轻描淡写便过去了,它这是怕惯了导致的。

    太苍峰外三十六峰,每四峰为一限,云涯宗大门处摆着空城计,还没开启灵智的妖物会选择看起来更顺利的地方进入,那里摆下连环阵便是专门针对未开启灵智的妖物。此外八处禁制都有百余名弟子镇守。程帛尧和李崇安两人与一干师兄弟们镇守在天瑶峰。

    此刻天瑶峰下,已经是一片浓阴滚滚而来,仿似黑雾,又似乌云。天际未沉的夕阳被这团浓阴阻挡在外,整个昆仑都已经陷入浓得划不开的黑暗之中。阴风惨惨中,唯有打入了灵符的油灯还在亮着,普通的灯烛早已被黑暗吞噬掉火光。昆仑百里,一片死寂,鸟兽早知其险,远远避开,普通的百姓也早被暂时迁出,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此一战,若云涯宗灭,昆仑便也自会重现于世人眼前,等待下一拨主人的到来。

    “来了。”李崇安看着山下,已有滚滚黑雾进入迷仙阵中,并不是每一种妖物都身带黑雾,但这回来的妖物确实有些儿多,是此只见黑雾不见妖,也可称作是妖气冲霄了。

    “今日,与诸君证道,恒信世间邪不胜正,吾以吾身证吾道,生死何惧……但是,活着总是好的,望诸君爱重己身。”此刻没有先生与弟子,只有一群得窥天道后,要以自己所学所感去战胜妖邪的道士。他们习道短的数年,长的数十年,终至今朝得证其道。

    “祖师曾道,心有明光不灭,便无所畏惧,诸位先生,诸位师兄弟、师姐妹,此时此刻更应坚信大道永存。”李崇安说完,看向程帛尧,因为他们俩都是相对层阶高一些的,必需各自带领十几位师兄师姐前往某点应对。虽然他很不舍,但时至此,势至此,他们只能暂且分开。

    见李崇安看着她,程帛尧给他一个分外灿烂的笑脸,捱近他说:“崇安师兄,你放心,我有气运之石在身呢,而且我还欠一个天道没生出来,我不会有事的,你也不会。而且我的符多厉害呀,崇安师兄,我给你画的符,你要用哦。”

    点点头,李崇安以手拂过红狐狸颊边为阵阵山风吹起的发丝,柔声道:“尧尧,我们终将有千年万载,是不是。”

    轻“嗯”一声,程帛尧紧紧地给了李崇安一个暖暖的拥抱:“直到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这八个字,原本都已经烂大街了,可此时此刻,从她嘴里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原来烂大街的话也是隽永缠绵的,这时候说出来,更是令人柔肠百结,不舍不忍。在黑夜中挥手暂别,程帛尧打心底里有点儿小小的兴奋,不管怎么样,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渡过这关,她可是穿越者呢是不是,穿越者都是无敌的:“师兄师姐,大家都要多小心噢。”

    师兄师姐们纷纷点头相应,众人的神色里都没有一丝畏惧,程帛尧看着他们有一种谈笑间,墙橹飞灰烟灭的感觉。道院教弟子果然有所长之处,千余弟子,没有一个人不归来,也没有一个人要求脱离,更没有一个人心生怀有退意以及畏惧,他们有的只是携手迎敌万死不悔的豪气。

    李无涯若是真的活过来,也应该骄傲了,程帛尧也为自己是他们中的一个而骄傲,我们在一起且心无所惧,世间何处不可去,世间何事不可行。

    浓阴重重之中,他们连彼此都看不见,但各自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有条不紊,遇到妖物冲破符阵,大雷音符伺候。大雷音符不管用还有大明光符,灵符与非灵符效果完全不一样,昆仑山上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