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八章 有事儿找大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九月初九,天道无数分神之一托生于世间,若有后来人编修道史,那么必定要将这一天重重写上一笔。

    这一天出生在昆仑祝音峰的孩子名作李微,字少清。在他出生后的许多年后,世人都忘记了他的名姓,世间对他唯一的称呼只有一个——李道宗。

    不过,刚出生的小道道还只是个纯粹的孩子,他没有兄姐那样的聪慧天成,既不似蓁蓁生而有宿慧,也不似玄弥天资绝伦。他只是个很普通的小孩儿,有点憨有点呆,会像大部分小孩儿那样白天睡觉,晚上不睡来折腾爸妈。哭起来声音分外响亮清脆,而且还越哭越精神,他一个人可以把珍珠琳琅四个累得没了人形,还捎带上俩眼圈儿黑黑的爹妈。

    “哈哈哈哈哈……爹呀,娘啊,看我和大弟多贴心,哪像小弟。还老说我和大弟怎么怎么不像别的小孩儿一样,让你们俩有为人父母的感觉,现在找着感觉了没有。大弟,你要记住哦,这世上的人都是一样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等得到了吧就很容易发现其实一点也不好。”滚滚变成大只的狐狸趴在那儿,蓁蓁就窝在软软的狐狸皮毛里打滚儿,玄弥也有样学样,在滚滚身上爬来翻去好不欢快。

    滚滚可谓是冬暖夏凉好沙发,软滑舒服,还不用清理。

    “呀,哦。”玄弥现在才一岁多点儿,话说得已经很清楚了,就是不能跟他说太长的话,要不然就会像现在这样,他会听得有点糊涂。

    “诶,大弟呀,回头也给你喝一管玉竹浆,喝完就能开启灵智,不用天天呀呀哦哦了。”蓁蓁觉得自家大弟都做了一年多小婴儿了,已经够了好不好,再这样下去真的要退化掉的。除了傻笑,他现在还会什么呀,好端端威风凛凛一神兽,变成天天傻乐吐口水泡泡的小破孩儿,真的太让人看着难受了。

    玄弥倒是挺乐呵,一个劲地要怕到滚滚背上去骑着,滚滚故意逗他,等到他爬得差不多了,就爪子一撂把他扒下去。他也不哭不闹,发一小会儿呆后继续爬,如此反复好几遍,玄弥小朋友终于生气了,冲滚滚怒目而视:“坏!娘揍。”

    “嗯嗯,待会儿娘替你揍它。”程帛尧现在满心眼儿都是小道道,小道道是人家小名儿,这是心存不良的滚滚给取的。自从有了这小名儿,它叫天道都不叫“道哥”了,而是直接喊小道道。

    滚滚一点儿也不把程帛尧的威胁当回事,而是继续把玄弥扒拉下去,玄弥终于觉得委屈了。也是,整整爬了一下午,到现在还没爬上去,任谁都得委屈:“姐,滚滚坏。”

    跟蓁蓁告状,可比跟程帛尧告状有用多了,蓁蓁眯着眼睛看向滚滚说:“朱疵,你皮痒了是吧,我不介意给你松松。我弟弟你也敢欺负,真是不知死活,而且你要不想以后挨收拾,还是念念他是玄弭转世吧。”

    都这样威胁了,滚滚当然不好再把玄弥扒拉下去,玄弥终于成功登顶,高兴得手舞足蹈。自此,玄弥知道,有事儿找大姐,比有事儿找爹妈更有效,这直接导致日后玄弥出外行走,放狠话都是一句——“还不走,等我姐收拾你吗”。而且,这还连带着导致了另一个后果——等闲的人更不敢娶蓁蓁姑娘了,连想都不敢想。

    “李崇安,他又哭了,赶紧给抱出去。”程帛尧现在都快神经衰弱了,成天别说什么修炼了,光听着小道道哭都能要了她半条命。这孩子是真能哭,一哭起来纯粹一个不哭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不罢体的态度,让人每每听了都有挖个坑儿把自己埋了的想法。

    李崇安也很无奈啊,然后他看向滚滚:“朱疵,把他抱出去转一会儿。”

    小道道也很好打发,只要抱着他出去不停歇地四出晃悠他就不哭。按说很多人愿意抱着他四处转的,可昆仑上下人人都要修炼,不会有谁天天来抱个小屁孩儿,还是个一停下来小坐片刻都要哭得震天响的小屁孩儿。小道道的出生,直接让玄弥成了幼儿典范,不哭爱笑谁都能抱。

    滚滚其实也不想领小道道出去玩,不过小道道可不是玄弥,它要是拒绝的话,小道道立马就能知道:“知道了,你们还不就能欺负欺负我。玄弥来,我带你和小道道一起去山上玩,蓁蓁,你去不去。”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的牡丹药裙还差着一点儿没绣完呢。”蓁蓁不枉是个生在古代的姑娘,端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针织女工样样精通。加上她活得够长,有大把时间去钻石这些,更显得小姑娘博学多才,这样能耐的姑娘真的不好嫁呀。

    程帛尧反正打现在就开始发愁了,就蓁蓁这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