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八四章:终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依照时间来判断,梨木精神力场被抛出的时间范围不会超出三十年,否则他应该是在自己人生的第一次薄弱期——即婴儿时代重生才对。

    率先弄懂了重生问题,“终极画家系统”的存在也就不难理解了。

    来自未来的画家系统以量子形式被抛射到了梨木回溯的时间段,粘着梨木的量子力场一起跳出了时间长河,最终以电子形式存在于现在的脑子里。

    如果把大脑比喻成一台电脑,那么终极画家系统就是一款兼容性极强的软件。哪怕梨木的大脑是只兼容vista系统的苹果牌电脑,画家系统也能居不择邻。

    既然它是一款精神类系统,那么拥有增强电、改善神经结构、优化脑电回路之类的功能也就不奇怪了,所谓的系统虚像毫无疑问就是更深层次的脑内成像。

    顺带一提,现在梨木各项体能已经达到临界值,即使每天锻炼都不会有所提升,似乎真达到了人体肌肉和细胞组成的成长界限。

    据梨木观察,系统改造身体的方式似乎是微运动,即比剧烈运动小得多的运动,比冷天抖脚的动作幅度还要微不可见,乃是肌肉纤维或细胞层面上的运动。

    在心灵科学上有一种肌肉运动叫“肌肉放松”,只是静静坐着操控肌肉收缩伸放,一套放松疗法做下来也足以令人满头大汗。系统应该是加点之后的业余时间,或许是晚上休息时间择时控制身体锻炼的。所以点取“力量”“敏捷”等属性后的感觉并不明显,一般要过十天半个月才能感到明显提升。

    若想要突破临界值,光靠锻炼已经不顶用了,哪怕练到肌肉拉伤也不会有效果,要不然制约旧人类与新人类之间的桎梏岂能被称为瓶颈?想要突破肉身极限肯定需要一些辅助器材,如果是“终极运动员系统”的话应该会配备很多器材才对,或许还会配备在锻炼时需要注射的进化剂,兴许也要接受电理治疗。

    撒,无论怎样都是梨木的脑内猜测。反正成为新人类的方式多种多样,俄罗斯的狼王就不是自己突破的嘛,阴天去试试被雷劈或许会成功也说不定呢~

    可惜终极画家系统过于廉价,生产成本大概只是一圈电流,没有帮助突破肉身瓶颈的辅助设备。话虽如此,它若是装载在机械里也轮不到梨木在这里得瑟了。

    “——又要写《国防预言蓝皮书》,幸好我有把这15年的预言写在本子上,要不然又要重新想一番……”

    写完今年的报告,“预言师梨木”把这本足以让世界各国抢破头皮的本子塞进了保险箱,而制作这本预言报告的梨木本人更是被国家视为珍宝。

    国家保护措施之到位,以至于每天行走在桃源路尾的“行人”十有八九都是国家派来的便衣。梨木伸手抓个人就能轻易跟他们借到些零钱…不用还的那种。

    不过想象中的不便生活并没有出现。梨木跟温老说不要装摄像头窃听器,院子内的区域就绝对不会有摄像头窃听器;梨木说不要再监视我家院子,洋房院子范围就成了监视者的禁区,只有进入院墙外围50米半径的陌生人才会被警戒。

    据说在40米20米10米5米1米处还分别设有个“搭讪距离”、“询问距离”、“严问距离”、“审问距离”、“击毙距离”什么的——具体情况梨木表示不清楚。

    他现在享受的是国家特级公务员的安全待遇,安逸得很。

    原本打算过了三十岁就不干神棍的他,在享受待遇之后不禁真学起了预言术,如今总算是从伪?预言师转职成了真?预言师。

    预言的原理与重生大致相同,只不过重生是庞大到整个人格的回溯,期间可能有记忆缺失;预言则只是一小段记忆的回溯,甚至可能只是某个印象的片段。

    汉语中有个词叫“似曾相识”,在现代被称为“即视感”。

    现实中有不少人都曾经历过这种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的感觉,除街景或环境外,对偶发事件也有种“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感慨。当然,多数情况都是潜意识判断的结果,也有对相似景色的平移类比,但亦有实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候。

    之所有会在“看到”后才“想起”,那是因为回溯的小段记忆对大脑影响过浅,非要受到刺激才能把记忆提取到意识层面。预言师所要做的,正是在潜意识脑部建立一个信息接收区,然后加强对未来电磁信号的接收。

    未来信号有可能是“未来的自己”发回来的,也有可能是被灾难画面所触动的数百万人发的。毕竟一场大灾难的经历者大都上万,对于大事件的新闻又是观者如山,更有人夜不能寐的回忆着灾难画面,这得是多少台不知疲劳的发信器啊。

    受制于两种信号来源,预言师预言的要么是大事件,要么就是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小事件。

    学习预言对梨木来说不难,他拥有基础和天赋,非常坚实的基础……缺的只是理论和方法。他自己能弄懂理论,但方法必需要去跟真正的预言师去请教。

    方法不是研究出来就可以用的,任何方法都需要经历实践和积累,经过时间研磨过的方法才是好方法。现代预言师虽然精神低微,可她们一身本事却是从祖上传来下来的精华,哪怕功力再低微也能借助高明的技巧望气、掐算、预言。

    今年11月1日万圣节,梨木就又成功的预言了一件琐事。

    好吃懒做的安雅没事找事去厨房帮忙端汤,结果会因颠簸而泼汤了手脚。

    原本的发展确实应该如此,不过梨木事先叫她戴上了隔热手套,没被烫到手的安雅自然也就没把锅子打翻。

    “呼——吓死我了!这手套好滑,差点拿不稳砸到脚——真要命啊!”

    安雅把锅子搬上大堂的桌子上后嗷嗷叫道。她拍拍胸脯,再配合她那外国人的白皮肤,表情仿佛在地狱准备要接受处刑般亡魂般惊恐。

    “东怪西怪,要不是手套隔热你早把锅子砸掉,恐慌现在你已经回楼上等医生来帮你看红猪脚了吧,有什么好埋怨的。”

    不拘言笑的王冰语坐在位置上,日常生活也一本正经的谈论道理。

    颦眉紧蹙的冰语不禁让梨木发挥联想,她百年之后兴许会成长为一个看起来相当严厉的高瘦老婆婆,安雅只是吃了一惊想要稍微抒发下心情也被叨成这样。

    (老年后的冰语肯定极其凶煞,是跟可以让小孩啼哭的恶鬼。)

    当事人安雅也不怀好意的想到。

    这时一个稍小的身影从座位上连忙坐起身,还不忘恭顺的告退一声:“我去拖下地板。”

    不用多看,只听声音就知道是凉子了。

    “别急,汤都上来了,吃完饭再弄嘛。”

    坐在凉子身边,比她还矮一点的女子抓着她的手说道。

    毫无疑问,这是魔法塔的隐藏BOSS陆玲玲,她早已不复当初偷偷摸摸回来的样子,现在明目张胆的以怕鬼为借口跟三姐妹住在一起。

    “……不拖,会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