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八五章:终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冬至,世界末日降临了。

    ——哈,这种事怎么发生。

    末日预言只是玛雅人设立在公元前3114年长历法的一个周期。

    虽然玛雅人对于时间的计算比其他许多文化都要精细,但这个指向人类终点的世界末日纯属子虚乌有,被后世评为2012年最糟糕的十大预测之首。

    “世界末日指人类走向一个纪元的终点,地球将发生大灾难,不可抗拒的毁灭性的大灾难”——这种预言怎么可能会发生?!你说是吧……是吧……

    ……

    “呼——!!!”

    浑浑噩噩地睡了一觉的梨木大汗淋漓的惊醒了。望了一眼非要跑来跟他们爸妈挤床铺的小斯小芙,看到两姐弟在床上还算睡得安稳就不禁松了一口气。

    在他的噩梦中,地球被蓝黑色的星体所撞碎,国家赶制的庇护所在被抛向太空时惨遭损坏,自己竭尽全力护撑起的磁气圈没能护住家子。黑暗的宇宙环境冻得伊莎她们瑟瑟发抖,稀薄的氧气逐渐耗尽,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小斯小芙因为缺氧变得痛苦万状却无计可施。最后连自己也因为氧气不足而导致意识溃散,精神不足以继续把持磁气圈,伊莎她们在无尽黑暗的宇宙中香消玉陨。

    幸好……幸好只是一场梦,既然已经度过昨晚的噩梦。

    今天早上,即渡过了12月21日,在平和的12月22日安全上垒,几日后即可广发喜帖圆了自己与卢荟的婚礼。

    早晨,大堂里。

    “哟,恭喜新娘子准备走马上任。”

    围坐在餐桌边等待的陆玲玲对卢荟说道。

    “时间还、还远着呢!”

    卢荟拨弄着头发遮遮掩掩回道,话虽如此,却不知自己已是一枝红杏出墙来来样子了。

    “……恭喜。”

    带着两孩子漱完口的伊莎也跟着祝贺道。

    小斯小芙从婴儿时就被众女调教,一直称呼她们为大妈、小妈,原本懵懂的大脑到此时也一直糊涂,只知道家里有很多个妈妈,老爸有很多个女人。

    伊莎为了最小限度地减少体内消耗,背地里不可能有什么牢骚话,所以小斯小芙对众女的感官并不坏,渐渐懂事的他们居然认贼做母接受了这种现状。

    哪怕一个人活了百岁千岁,婴儿期的教育对他们的影响都极为重大,换而言之也就是弗洛伊德的童年追忆理论,心灵科学界对此理论都非常赞同。

    ……看着儿子乱七八糟的私生活,李秀丽戴着一副复杂的表情。

    “伊莎可是个好妻子,薇薇是我好朋友的女儿,结婚后你可得收收心啊!”

    “嗯,妈,这是当然。”

    梨木苦笑着答应道。

    下一刻,看向卢荟时他又如天真的孩子般“嘿嘿”笑了起来。

    “他傻笑的样子比小时候还幼稚,真有你的,新娘子!”

    安雅向卢荟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浑然不觉自己得意忘形的梨木依旧保持着傻笑。

    “梨木老师真猴急,这才11月呢~”

    凉子和胜男一边往桌面端上早点一边低声说道。

    “什么猴急,我才不猴急呢……等等,你、你说什么……?”

    “我、我说……呜,我说梨木老师等不及……和卢薇那个,新婚之夜……”

    “我才不是色急那个呢——”梨木兀自辩解了一句,而后立刻反应回来,“不不,我是说这个月不是12月吗?!2012年12月……”

    “还说不色急,连日期都记错了。今天是11月第二天,昨天万圣节才刚过。”

    王冰语坐在桌前完全不留情面地说道。

    ……根据梨木清晰的记忆,今天应该是12月中下旬,时间快到圣诞节了才对。这时安雅变得非常活跃,结果连圣诞树都提前买了回来。

    两个孩子跟着发疯,早早就兴奋的商量着今年能从小妈们那得到多少礼物。

    过往的种种日常仍历历在目,昨晚噩梦也堪称真实……如果是玩笑就是在太过分了。今天怎么可能是11月2日,自己的记忆恐怕不会错乱到这种地步吧?

    “哼……号称人形钟表的我是不会出错的,如果你真记错日期的话就证明你比凉子说的还要色急。”

    犹如钟表般准时,像钟表般不知休息,好似钟表般一丝不苟的王冰语说道。

    连她的坐姿也很像一口老钟……

    “我、我没有说梨木老师色急啊,你们都误会啦,我真的没有说色急啊!”

    凉子急忙辩解。

    年过三十的她虽然少了一份惴惴欲哭的表情,却依旧是一副比小斯小芙还容易被人欺负的样子。或许是青花素和玫瑰精华的功劳,她们一个个都保养得像个小姑娘似的,完全可以像五十岁的潘迎紫那样去演小龙女。

    晚上贴一张面膜就得花费上百元,这还是较为便宜的品种呢。返老还童的皮下注射暂时还不必做,倒是以前少有保养的李秀丽被她们带去了美容院。

    一群狼虎之年却未生过子女的美熟女,再加上一副勾人心魄的玉洁面容……

    “哼哼,冰语说得对……要不然他为什么是一副被揭穿后魂不守舍的样子。”

    陆玲玲一边帮好友助攻一边为今后的生活提前说道;

    “卢薇新娘子你可要小心了,看梨木现在发qing的样子可不好对付,新婚当晚要不要我们帮你助阵?有需要的话随时叫我们哦,我保证我们都在门外候着。”

    “这种事别在我老妈面前胡说啊……”

    看着老妈一副“我对儿子很残念”的残念表情,梨木忍不住朝陆玲玲吐槽道。

    卢荟歪歪嘴叹了口气,秀丽阿姨早就知道了,为此还跟自己这未过门的媳妇促膝长谈,内容还是不要让梨木知道的为好。

    “今天真不是十二月?”

    梨木转向最不会开玩笑的伊莎。

    “……十一月。”

    听了伊莎的回答,梨木有些动摇。

    月份是十一月没错,自己的精神也没有错乱,只有一个解释能说明现在的情况,那就是——地球君要出大事了!

    他颦起眉头,揉了揉太阳穴,又好似气定神闲的坐了一会儿。

    大家都定定看着有些发生神经的他,片刻后只见他站起身,留下一句“你们先吃饭”的话就风急火燎地跑出了大堂,拐出门口时还有明显的掏手机的动作。

    有什么电话非要躲起来打不可?

    #……我是梨木,给我接温总L。

    众女不约而同停下手中的动作,大堂里顿时鸦雀无声,声音隐隐远远传来。

    (温总L,哪个温总L?不会是那个温总L吧?)

    时至今日,梨木在她们眼中的神秘性依旧不减,哪怕是夜夜与他鱼水之欢、对他知之甚深的伊莎觉得他很难懂。

    “……没起床?……拉也要把他拉起来……!”

    大概是梨木越走越远,声音细弱难闻,若非侧耳倾听根本听不见。

    伊莎一改疲惫状态,压着椅子柄翻身离开餐桌,像战地侦察兵一样悄无声息的来到门外。

    梨木居然急得都没发现她的气息,这事发生在他身上很不正常!

    #你能做决定?好,你立刻命令全国天文望远镜调至:赤经18h 36.4m;赤纬-23°54;视角14,观察那个地方的所有动静……

    #为什么?你管我为什么,中午前向我汇报情况!……有些事不该你知道的就别问……我他妈什么时候给温总打电话那么难过,你他妈是新来的吧?

    #我话放在这里,中午得不到消息我会另寻帮助。你不把温总L叫起来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