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七七章:终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月球被不明星体咬掉一口后的傍晚。

    2012年12月21曰冬至,早早升上天空的月亮缺了道口子。

    青东洋房大堂里的一家子照常吃饭,电视依稀响着哔哔啵啵的声音。平时吃饭明文规定不许开电视的一家人,如今也在听着电视里“我们已成功规避危机,请大家安心吃冬饭”的善意谎言。

    只有各国高层才知道详细预言,普通民族只知道有颗大型彗星要撞地球,而地球已然度过了这个灾难不是吗?就连免遭牵连的梨木也没告诉家人真相,他可不想让她们以洗颈就戮的心情在等待中艰难渡过最后13小时。

    院子外的空中有一群的大雁掠过,发出短促的叫声,和往常一样来到南方过冬。整个世界秩序依旧,吃冬至的一家子在吃冬至,加班执勤的警察在执勤。

    “生活真是美好啊——”

    梨木突如其来的感慨令吃着火锅的卢荟登时脸红起来。

    “美得你!不就结婚嘛,哪来那么大感触……”

    “结婚——好想今晚上就结啊。”

    “不行,婚后才能……”

    脸上如柿子已经烤红到可以吃了,她偷偷看了眼准婆婆秀丽阿姨,在她自家母亲的准媳妇培训严明着一条:过分有主见的媳妇不受婆婆喜欢。

    “为什么要等到结婚?爸爸也经常跟跑到墨妈房间去……唔唔。”

    伊莎对儿子小斯非常利落的施展了一招锁喉捂嘴,

    但熊孩子小斯轻描淡写的半句话却已经令众女陷入了窘迫困境。秘书莫墨馨当属一位,不肯伏诛的卢荟也有一份,“教子无方”的李秀丽亦是残念无双。

    “笨,小妈年龄小需求小,墨妈年龄大需求大,所以爸爸常去她那边,这叫按需分配,知道了吗?”

    小芙一本正经的教训弟弟。

    囧,囧囧,囧囧囧——一瞬间餐桌众人皆变成某种哭笑不得的表情。

    天知道小芙是从何做出的推理,难道遗传她爸的先天早熟?悟出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道理?……反正手脚不干净的爸爸桑肯定脱不了干系。

    “哈——哈哈哈哈。”

    梨木一拍大腿爽朗的笑出声来。

    “!!”

    笑声引来一片怒瞪。

    ……

    入夜,缺了一道口子的上玄月升上树梢。

    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一天的工作,被洗净了的碗盘静静呆在消毒柜里,在静谧的黑暗中等候明天的到来,期待那亲吻碗缘的两瓣芳唇。

    “……梨木。”

    “嗯?”

    夫妻卧室内,靠在窗边仰望星空的梨木缓缓回头,不善辞令的伊莎这时居然主动跟他搭话了——

    “……在看什么?”

    “卡西欧佩亚。”梨木淡淡地问道,“我在寻找卡西欧佩亚王后,她因为自负而受到被绑在后座上的惩罚。在天空呈现‘’,可即使知道她的全貌也很难将她被辨认出来。”

    “……(你今天说话的样子)很奇怪。”

    伊莎走近几步抬头看着梨木的脸,早年这个小大人般的孩童雇主,不知不觉都成长到需要抬头仰视的程度了。

    “很奇怪?唔,我只是觉得偶尔看看星空总能令人感慨万千,看到自己的渺小,反思自己的过往。”

    “可是……两小时了。”

    自从他陪凉子和胜男洗碗,陪众人欢笑一堂……回来站在窗边已经超过了两小时。此时已是11点,还没去洗澡的人全都是夜猫子,而梨木显然不是夜猫子。

    “这么久了啊。”梨木施施然转向窗外,“太阳落山后,优美的维纳斯低悬在西南方向的天空,它新月形的苗条身影想必比现在的月亮柔美得多。随着夜色渐浓,徘徊在东方地平线上的木星也渐渐地爬升到夜空中较高的位置。

    “此情此景,是我看到的半个宇宙,等到明天再仰望天空,看到的就是截然不同的另半个宇宙了。可惜那个位置却被耀眼的太阳挡住,直到盛夏夜时我才能看到我们脚下的另一半星空,但这时如果想再看卡西欧佩亚,她却隐匿不见了。”

    “……你的话,很难懂。”

    很难想象伊莎这样的战场莽夫,一位只知道m1伽兰德半自动、毛瑟mg198/74的女人,能和梨木这样的学者型男人有共同语言。

    然而正是他那份怎么都理解不了的学识,才是伊莎觉得自己被他迷煞的真正原因,跟什么狗屁木属魔姓气息完全没有关系。

    他就像用天文望远镜也难以看清的疏散星团一样神秘,仿佛是撒在黑色天鹅绒上的一把钻石,伊莎看中的是名为【智慧】的那颗红宝石。

    “……虽难懂,但我喜欢。”

    “唔——”梨木翘着嘴巴像狐狸般眯起眼睛,带着诡异的笑容转回头看向因为说喜欢,而把身子凑过来的伊莎贝尔,然后说道:

    “难道今晚——你还想要再生孩子?”

    “你洗澡去!”

    伊莎脸上难得泛红,捻住梨木的腰服用力推了一把。

    二楼房间有三个卧室,夫妻一间、子女一间、客人一间,三位一体各做各事互不受干扰。

    梨木去而复返,嬉闹声响起,残月之下泛起几分惜别的惆怅,女子颔首,凝神,舌舞,衫袖纷飞,脸上好像一朵盛开在轻绡薄雾中的花。

    此夜一过,人在天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