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九零章:最后一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告诉我——你两是什么关系?”

    三堂会审是在医生来检查完之后。

    卢荟表情绷紧地坐在高凳上,双手抱胸质问眼前的一双男女。

    刚从植物人状态清醒,尚未穿上**的梨木十分尴尬,躲在**用被子遮掩这**;卢薇和刚才一样靠墙坐着,心里既生气又好笑,却硬生生板着张脸。

    “姐夫。”

    卢薇指着梨木的脑袋,手指靠得太近看起来像是有种一指碾死他的冲动。

    “小姨子。”

    梨木也指着妻妹坦言,表情除了一点点尴尬并没有什么特别怪异的表现。

    “那你为什么叫一醒来就叫着我妹妹的小名,还拉着她往门外私奔?如果不是我拉着这都要冲出走廊去了呢?——嗯哼?”

    卢荟稍稍抬了一下下巴哼问道。

    “私奔?不是私奔,那是……认错、认错人了嘛。”

    梨木带着满面伪饰的笑容地摇摇头辩解(卢荟自认)。

    “这么大的人你都能认错?下次黑灯瞎火岂不是会认错床。”对着面前两个“小辈”,卢荟像大姐头训斥小跟屁虫般的硬声喝道:“还有妳,别在一边偷笑,”

    卢荟知道妹妹从小到达都对梨木有点意思,看她那表面生气,其实鞋头却不断蠕动的动作就知道了。她内心必是雀跃不已,脚趾在鞋子里面上下乱勾呢。

    “你!”卢荟再次把矛头指向小跟屁虫,可看他虽然坐起身但却一脸虚弱的样子。卢荟又不禁无奈地叹气,气势锐减地说道:“……回去后欠我个的解释。”

    “其实,我大概做了个梦……”

    沉睡一年的梨木有些不敢确定地小声辩说了一句。尽管肌肉松弛,身体虚弱使不上力气,可脑子却变得极为清醒,似乎已经从短暂的浑噩后完全苏醒过来。

    ——是梦吗?

    清醒之后梨木愈发确定自己是在梦中度过了那14年的奇异人生。

    在梦里,自己实现了由重点转名校的愿望,傲然放弃清北考入剑桥大学,替母亲争了一口气。

    在梦里,自己想要孩子的时候,伊莎贝尔就以奇幻的方式怀上了小斯小芙,现在想来应该是对梨熊梨萝的思念所产生的影射。

    在梦里,自己成为了受各种女姓欢迎的男人、换到现实中怕是永远都做不出背叛卢荟的事,所以就在梦中当了一回“思想出轨的男人”。

    在梦里,自己对青梅竹马抱有的青涩感情,以及对“童年未婚妻感情背叛”的不甘,再加上自己对妻子的浓重情怀,使得妻子和小姨子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梦的最后,时光匆匆流逝,其过程几乎模糊不清。

    自己实现了每个男人都会有的梦想——在万众瞩目中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

    在现实中敢想不敢做,敢做却做不到的一切,最终都在梦里梦里得到了实现。

    ……

    梦醒了。

    生活还要继续,不能让心爱的妻子**劳,两个孩子也需要更好的成长环境,理想对现实来说只是一种非分之想。

    在医院复健的第三个傍晚。

    来拜访病室的是个面皮老皱的农民商人,年约五、六十岁,从其光鲜的打扮看来,确实是个白手起家的暴发户。

    “哎呀,梨木啊对不起啊,最近过年忙啊,明明知道你醒了我都没能抽出时间来看你啊,你不会怪我把?”

    面对为自己工作了五年,开拓南华高端客户的得力干将,卖蜂**的蜂王老伯倒是蛮懂得体恤下属的。

    老总过节期间百忙之中抽时间亲自前来医院探望离职超过一年的员工——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感激流涕的吗?

    从**坐起尽量表现得情绪高涨的梨木,真诚地注视着老蜂农的眼睛,双手握着他的手感铭心切道:

    “王总,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梨木愿意用毕生精力为您效犬马之劳。”

    “哎呀呀,言过了言过了。你好好养病,出院后再好好修养,我怎么能让你这功臣来**劳呢?其实你不在岗位这一年间,我已经找人顶上了你的工作……”

    蜂王同样两只手握着他愧歉地说道。

    老蜂农并不是实实在在的农民,他骨子里其实是个揣歼把猾的商人,否则他就不会有今曰的成就了。在事业有成后,他把许多开疆拓土的得力干将调离南华,让他们继续去“荒郊野外”开拓市场,已经成型的繁华店面则交由亲戚经营。

    梨木原本的店长位置此时被蜂王一个小侄子所顶上,蜂王的亲戚可以接着裙带关系坐享其成。而“功臣”说到底只是一介打工仔,是随时可以丢弃的角色。

    生活就是这么实在,梨木不指望离职一年后蜂王还保留有他的工作岗位,早在醒来当天他就跟熟识的同事打听了现状,此番作态只是为表忠心谋一份差事罢了……不求官复原职,只求看在五年前开荒和做事能力上给口饭吃。

    “王总……”

    梨木佯作可怜巴巴的向前伸了伸手,呆呆坐在**。

    蜂王要的就是这一惊一乍的效果,他要让员工知道在他手下工作不容易,即使有能力也不一定能找到工作,他要让员工对他感恩戴德。

    “啊呀,你也别担心。”蜂王见好就收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回来,我立马就给你个区域经理当,专管华西区那块地方。如果你嫌累呢,我还可以另给你找家新店面管理,只是这位置离南华市中心有些偏僻。”

    看着蜂王盛德若愚的笑脸,梨木感激的点了点头,感激之情一言难尽……直到蜂王离开他都是一副呜咽的样子——亦可称是无话可说。

    华西区地区区域经理,名头是很响亮,不过那边连个连锁店都没有,民众对蜂**的需求量也不是很大。不但需要背井离乡,开拓市场的压力也不可小觑,毫无疑问就是明升暗降,相比之下梨木宁愿去华东那竞争力激烈的地区。

    至于去南华郊区管理小店面?这根本不在梨木的考虑之中。那里的店面跟普通粉店没什么两样,小小一间根本卖不出几两货,纯粹是拿店面来当广告。哪有南华市中心那家堪比药房的主店繁华,主店内还设有蜂疗室这样保健的场所呢。

    所以只要是个由能力的男人都会力争上游,由蜂王掌握货源,若是真能把蜂王品牌打入华西市场——唔,他梨木照旧还是个打工仔,前缀可加上个【大】字。

    光头司令又怎样?压力再大又怎样?梨木可是个年富力强的青壮年,实在没法立足华西还可以退守南华小店,不过他宁可另寻高就也不愿管那小店。

    唯一令他担心的是——留在南华的孤儿寡母。

    ……

    晨雾梦散忽还乡,小轩窗,画之殇。

    梨木复健回到别墅已有些时曰,蜂王并不急着开拓华西那片贫瘠市场,因此他也乐得在家再修养两三个星期。

    撇开那些曰常压力,从梦里醒来的梨木尚且留有才情,只觉现实与梦里的落差太大而感到空虚。

    他早晨独自坐在家中开辟的小画室里,一边画着漫画,一边怀安丧志的感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