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6 拒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句话,震惊了屋中所有的人。

    董安尧第一时间使了一个眼色,让不少跟随在一旁的下人们退了出去。原本他也是要离开的,偏看到花少带头梗在原处,生怕他们坏了事,便也跟着留下了。

    时夜枢当即走到了时映菡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腕:“三娘,你莫要如此任性,这……”一着急,习惯的称呼便叫了出来,竟然也没觉得不妥。

    “我当你是我的亲人,你该了解我才对。”时映菡扭头看向时夜枢,眼眸之中全是沉静。

    是啊,时映菡是个怎样的女子呢,看起来柔弱,实则比谁都倔强、要强。

    想起当初时映菡救他时那股子劲头,时夜枢突然沉默下来。

    简郡王的脸色差到了极点,脸上的肉都在微微抽搐,显然是气得不轻。他是上位者,养尊处优久了,为了时映菡才回到长安来,怀揣着一腔热情,只盼着父女重逢,却得到了时映菡如此的话语,他如何能不气愤?

    “你是因为月楠的胡闹而赌气?”简郡王问,话语之中带着试探。

    “有些。”时映菡坦然地说道:“我是您的女儿,只是因为我流着属于你的血液,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我终究是别人养大的孩子,与您亲近不来,如此突兀地让我叫您父亲,我怕是叫不出口。我知道跟着您有着泼天的富贵,可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要平淡。您可能是一位好父亲,可是,您不该让您的干女儿对我产生嫉妒,这样,就是你对她疏忽的表现。”

    “我不将你养在身边,是为你好。”

    “那就不要让我回来,让我回徐州,守在祖母身边,为养我长大的人尽孝道。您正当壮年,还会有其他的女人、孩子,那些跟在你身边长大的,总比我这样的野咋种听话得多。”

    时映菡并不担心自己的婚事,只要她是简郡王的女儿,简郡王就不会允许她是国公府的妻子,亲事自然是作罢的。

    没有了亲事的束缚,她便可以潇洒地离开。

    做一名无牵无挂的弃妇,也要比做这便宜郡主来得舒服。

    “她哪里算是你的祖母?!”

    “她是这些年里面,唯一真正疼我的人,我若连她老人家都孝敬不了,我枉称为人!”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简郡王当真是被时映菡气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就是让他颜面无存,曾经思念的女儿,也让他充满了坏印象。

    周围的人都吓坏了,不由得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一个劲地担忧时映菡闹得凶了,真的触怒了简郡王。

    简郡王是谁啊!杀伐果断的大将军!哪里受得了一名小女子的威胁?

    “杀了我?”时映菡笑着,笑着,眼睛却充盈起了眼泪来,她看着简郡王,坦然地道:“有时候仅仅想想,便觉得我活着就是一种折磨,我的母亲日日夜夜地惦记着要杀我,我活下来,只是想要弄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反而觉得,我的存在真是令人作呕……”

    时夜枢没想到时映菡会说出这么偏激的话来,当即跪在了简郡王的面前,说道:“将军,请您让我与郡主一同去往徐州居住,我的命是郡主救的,我还是时家的人,我……”

    白羽当即急了,时夜枢若是去了徐州,他怎办么?他不可能离开军营的,这样简直就叛徒,可是,他又不舍得时夜枢,当即跟着跪下了,梗着脖子,瞪着眼睛,什么也说不出来,两边都是他难以抉择的。

    花少也在这个时候跪了下来:“将军,是卑职没有照顾好郡主,才使得郡主产生了误会,所有的事情都是卑职的错,您要罚就罚我吧,莫要与郡主置气。”

    董安尧则在这个时候跪下,清冷地开口:“请将军给某些事件,某来说服郡主。”

    胡月楠则是瞪了时映菡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不知好歹!”

    简郡王看着一屋子的人,突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又笑了,走了几步,到了一边的正座坐下,挽了挽衣袖。

    “我打探了十五年关于你的消息,虽然不是看着你长大的,却是听着你消息长大的。起初只是听闻你长得像我,没成想这性格也像我。你答应嫁给皇甫二郎,也是为了你那祖母吧?”

    时映菡沉默地立在原处,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可以视作你如今是在与久别的父亲撒娇、任性,然后无视你的话。不过,我也可以成全你的孝道,让你去徐州,照顾你的祖母到终老。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待两位老人去世之后,你要回长安来。”

    时映菡一直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不知是不是简郡王的纵容终于让时映菡的心中产生了一丝冲动,让她在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