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8 亲事难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时映菡返回徐州城之后,先在她自己置办的宅子落脚了。

    她在徐州有些宅子,都是在开酒楼的时候置办的,有几处颇为气派,平日里面能租就租出去,租不出的,就闲置着。她自己在其中一处距离时家近一些的宅子住下。

    与她同行的还有时映蓉。

    原本时映蓉是不想回来的,毕竟毁了容,真真是没脸见人,上一次还在徐州城还坏了名声,躲都来不及,哪里肯回去?像她这样虚荣心强的,都是想要日后风光了,显摆给别人看的,哪里容得了别人看她落魄?

    时映菡当时也明白,却只是这样开口:“如今我收留你,是念及你我的姐妹情分,待我回了徐州,就没有闲暇的功夫照顾你了。那样你的出路只能是流浪街头,做一名乞丐,或者我让父亲安排,让你在王府之中做个侍女,只是你面容如此,只能做个粗使的。或许我能安排你嫁给某个将士为妻,却也只能是寻一个身有残疾的。不然,怕是很难有人愿意娶你。你莫要想着我能帮你许多,你我的情分,也仅限于此了。”

    时映蓉思量了几日,还是与时映菡回了徐州,毕竟她还是时家的闺女,事情过去了,时家不会太过难为她,还会帮她寻大夫,说不定她还有一线生机,不然在人生地不熟的长安城,谁会愿意照顾她?

    回到时家,就算是时映蓉一直不得祖母喜欢,看到她如今干瘦、丑陋的模样,祖母还是忍不住心疼,安排了她的住处,还为她请了大夫。只是院子里面其他女子都不敢见时映蓉,都觉得鬼怪不过如此。

    时夜枢与白羽则是在时映菡的手里买了一处宅子,出来独住。

    时映菡与时夜枢去看望祖母的时候,她曾经拉着两个人要求他们住在家里,两个人还是拒绝了。时映菡已经不算是时家人了,住进去有些不符合规矩。

    时夜枢则是需要与白羽一起。

    白羽是一名将士,从西北回来,野得厉害,怕是不会服管,万一与徐州城的人吵了起来,恐怕能闹大,说不定还能闹出人命来。

    再加上,时夜枢的确与时家的人亲近不起来了,在时家,也只能是看着二娘幽怨的模样。被母亲牵连,二娘的婚事一直拖着,到如今都没有寻到个好人家。

    不过,有了时夜枢的关系,时广海的续娶很顺利,有些不知内情,想要巴结简郡王的,就希望与时家拉上关系。外加时广海得了时夜枢的凭帖,身家也算是丰厚,便也不难办。

    至于时广山,则是避开时映菡与时夜枢不见,整日留在家中,有人求见都不肯见。

    其实时映菡也能猜到时广山避不见人的原因,无非是觉得颜面尽失,外加如今身上有着伤痛,这样出去之后,定然是会被人问起,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在平日里面喜欢闹事的二夫人已经被休,他的日子也安稳了许多。

    至于杜氏,依旧是之前的模样,不过对许多事情都淡漠了,平日里就算是碰到了丑陋的时映蓉,模样都是冷漠的,许久未曾去时广山的房中不说,还曾主动提起过,想为时广山纳妾。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嫁给了时广山这样的男人,只能说是自己不走运罢了,杜氏对时广山失望也是情理之中。

    哀大莫过于心死。

    当年吕后还能够干涉一部分的朝政,杜氏却连管理家事都是恹恹的,性格决定着一个的命运,杜氏已经放弃了时家,甚至没有兴趣生下嫡子。

    好在六郎没有完全被杜氏带坏,时映菡与他接触多了,渐渐的也与六郎相处融洽了,孩子到底是孩子,十分容易讨好、相处,时映菡亲自来带六郎,时家人也放心。

    时映菡与弯娘在回来之后,重新办起了富贵来,这回索性公开店主身份,将富贵来改名为:納月酒家,对外就声称,这是简郡王独女的店铺,白羽整日在店里候着,威风凛凛,自然没有谁敢来闹事。

    这回没有之前的拮据,生意要更好了一些。

    之后,还开了典当铺、首饰店等,都是以納月来命名。

    彩墨的生意再次与印家合作,只是并非印五郎来做,而是已经成亲了的姚大朗。

    姚大朗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见到时映菡突然变为了郡主也没有变得唯唯诺诺,他依旧是以前的模样,不巴结,也不冷落,甚至还打趣:“之前是四郎,后来是三娘,现在又成郡主了,下次你是不是就是天上仙了?”

    “这可说不准,说不定会是坟头鬼,找你索命呢!”

    “那我可就要寻五郎来降妖除魔了,哈哈哈!”

    与姚大朗相处十分舒服,完完全全就是随意,让时映菡总觉得很轻松。

    当然,相处融洽的还有一个人。

    贾十八娘看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