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节:龙精死亡,真假难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楚静是疼醒的。

    她的脑袋突然生出一种要爆炸开的疼痛,也正是这极致的疼痛,令得她从昏死的状态苏醒了过来。

    而在她苏醒过来的刹那,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她之前不曾知道的画面,每一副画面对她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到骨髓里。陌生,是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记忆。熟悉,是因为这记忆之潮涌来时,她能深切的体会到它的真实。

    而这些记忆,无一例外都是关于她和龙精的。关于她和龙精在那九世的缘分里相亲相爱,相拥相守,共进共退的点点滴滴。

    随着这些记忆画面的涌现,楚静的眼睛里不知不觉的涌现出了眼泪,眼泪随着脸颊,滑落。

    “静儿,别哭!”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虚弱之意响起。

    楚静闻声,猛的转过了头,这一转,她才看到躺在她近处的人。此人头发是死灰的白色,脸上堆满了皱纹,枯槁似干尸,浓郁的死气在他身上凝聚着。

    “龙精!”即便他的模样跟年青时相差巨远,但楚静还是一下就认出了他来。在她认出并唤出声的同时,楚静也坐起了身并将奄奄一息的龙精拥在了怀中。

    眼泪如决堤一般夺眶而出,这悲伤,深深的纠缠在她的灵魂里。她并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候的她,看上去昏死,但实际上,她能听到外面的声音,能感觉到外面的一切。所以她听到了龙精和那个人的对话,她听到龙精在最后时刻的话语以及在最后时刻的选择!

    “本皇之意。岂是你等蝼蚁能揣测的;若你等觉得本皇是贪生怕死,能用自己的女人来成全自己的性命之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她的耳边,响着龙精桀骜而决绝的话语。他,宁是死,也不愿意放弃她!

    那么之前,一切的怀疑和猜测,都是错的!

    如此,她楚静,如何对得起他!?如何配得上他如此厚重的爱和牺牲!?

    “不哭!”龙精伸出枯槁的手,吃力的抚上楚静的脸,他眼神温柔的看着楚静,笑起来。他心里是有不甘的,只差有点,他和她就能永恒的在一起,可如今……但他,无悔,因为她的心里,将永远有他龙精的烙印。

    “对不起!”楚静此刻内心复杂非常,她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深深的愧疚和痛苦充斥在她的心里、脑子里。她伸出手按上龙精抚在她脸蛋上的手,眼睛对视龙精,嘴里反复的说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

    龙精剧烈的喘息着,死亡之气在他身上已经非常浓郁了,他没有立刻死去而尚吊着一口气不咽,也是因为眷恋眼前的人儿。他,真的爱她!

    “别,别信那个人的话。小心,心,心,他!”龙精想要说的很多安慰的话,终是一句也能说出口,但着不甘心和欣慰的复杂心情,他在说出最后这样一句话,手,无力的垂落。人,就此死去!

    龙精的死亡,是燃烧了自己的灵魂,所以在他死去的瞬间,他的身体慢慢的成了飞灰,纵然楚静想要抓住,但最终,它们都飘离了她的手指,散落的没有半分痕迹。就似这个人,以前从来不曾存在过。

    而悲伤的是,这个人以后,也将不再存在。无论楚静修为多少强大,哪怕她能找到生命起落的源头,她也难以再将龙精复活了。

    楚静用自己的双臂环抱住自己,呜咽的痛哭了起来。

    这是楚静记忆里,她哭的最长时间的一次,等她的悲伤被泪水冲淡了些后,她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并站了起来。

    她环顾四下,并不确定自己此刻在哪里,唯一能确定是,是她还在虚存的空间里。楚静想,她是从冬的空间过来的,那么龙精带她离开时候最能选择的只有春和秋这二个临近的空间。而春的空间她达到过,并不是此刻所见,所以此刻的空间,绝对应该是秋的所在。而秋,细想起来,正应该是那个战舰存在之所。

    按照方向推测,应该是往西南方向走。想到这里,楚静果断的朝着西南的方向而去。同时她在自问:要如何离开这里?

    青暗的天空,青暗的石地,青暗的天地相连的一线随着楚静的前行慢慢的出现在了她的眼眸中,这也说明,她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她原本做好了遇到灵兽并与之一搏的准备,谁曾想,这一路行来,却风平浪静。

    然后,她遇到了宁远。

    一开始的时候楚静看到的还并不是宁远,而是一棵失去了生机的巨大的树木。

    很远的,楚静就看到这巨大的大树立在青暗色的天地间。那树干,那树枝,那部分裸在外根茎,都是楚静在修真世界都不曾见到过的粗壮。它立在那里,就仿佛前头的路已经被它阻断,就仿佛它那光秃秃的枝桠就直撑着那青暗的天空,只要人沿着它的树干向上爬,那么终是有一日,能爬到天之上。

    在看到这颗树的瞬间,在楚静的脑海里跳出三个字来“药王树!”

    这三个字的跳出并不是无缘故的,而是因为眼前这已经死亡不知道多少年的树,与阴灵曾展现给她看过的那药王树一模一样。

    一样的巨大,一样的枝桠盘恒粗壮,一样的岁月沧桑。

    “难道……!”有一个猜测,在楚静的心里生起,她不能很肯定,但这个猜测却也不无可能。

    楚静快步的走向那巨大的树,然后有一个身影向她奔跑而来,赫然就是宁远。

    “丫头,丫头,丫头!”宁远灰头土脸的,但并没有受伤,他看到楚静,整个人显的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