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原来你还记得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秋风带菲比和玉莎回到家时,赵菁齐正手忙脚乱准备着早饭。

    秋风盯着赵菁齐看了一眼,发觉她一点也不像昨晚有出去玩过的样子,“你给我说实话,昨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聚会啊,这还有假啊!”赵菁齐关上炉灶的火,抬头看着秋风,“吃早餐了吗?尝尝我的手艺!”

    “别打岔,说,你昨晚到底干嘛了——你老公呢?”秋风继续追问,她忽然察觉到,肖远好像不在家。

    “肖远啊,又去南部拍戏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赵菁齐说话间,透出淡淡的悲伤。

    秋风恍然大悟,“奥,我知道了,你们昨天去过两人世界了,好过分啊,把孩子丢给我!自己去玩乐!”

    “好了,好了,你伟大啦,来吃饭,饿坏了吧!”赵菁齐开始盛饭,“宝贝们,不要玩了,吃饭了!”

    只可惜刚刚吃完邱默文爱心早餐之后的两位小公主丝毫不领会菁齐的良苦用心,菲比更是从头到尾只惦记着她的公主床,秋风能清楚看到,当菲比看到自己迷你版的芭比床后,眼神里流露出的失望。

    秋风摆摆手,“我们在外面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赵菁齐露出一丝的不高兴,“哎,亏我这么辛苦做好的饭!没人领我的情啊!”

    秋风拍拍赵菁齐的肩膀,“我们真不饿!”说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有楼下房间的钥匙吗?”倘若秋风没有记错的话,那里有一套完好无损的粉红色的公主床幔。

    于是在菁齐看怪物的眼神里,秋风灰头土脸地从厚重且散发着檀木香的木柜里翻出那件在自己某个生日时,邱若蓝送的崭新的床幔。

    从见到床幔的那一刻开始,菲比和玉莎几乎没有中断的尖叫声里,而秋风和菁齐像猴子似的不断在地面、床上房顶攀爬着,终于在肖远的电话响起的前一刻,她们完成了这并不浩大的工程,像两片树叶一样瘫坐在地上。

    菁齐把头靠在床沿上,有气无力地和肖远说话,肖远的声音如同一从遥远森林深处传来的钟声,低沉、却很轻,菁齐一只手挥舞着手机,另一只试图拉过着上蹿下跳、尖叫声不停的两位公主:“菲比,过来和爸比说话……玉莎,爸比的电话啊!不要乱跳啦!乖啦!”

    很明显,此时菲比和玉莎对肖远的近况并不感兴趣,菁齐面带歉意得和肖远诉说了宝贝女儿们的状况,然后挂掉电话,菁齐耸耸肩:“我家爸比说谢谢你,送这么好的礼物给我们!”

    她的眼睛因为笑容眯成一条缝,细长,这让秋风不自由想起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里的一句话:像一弯明月挂在空中。那是一篇不曾出现在台北国文课本上的文章,具体内容如何,秋风早已记不清。

    秋风是极其讨厌自己的新学校,确切的说,她是极其讨厌那些笔画繁琐的繁体字。

    一想到这些,秋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看到菲比和玉莎像两只受惊地鸵鸟一样把头埋进床幔,屁股露在空中不停地扭动时,她第一次觉得,邱若蓝送的东西原来真的是有用的,至少她可以让两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整整高兴一天,当然可能更久。

    秋风微微笑了,她扭过头对赵菁齐说:“打算怎么感谢我吧!加点薪水好不好!”

    “感谢?加薪水?那你还是把床幔拿走吧,但得先说好,我可不帮你拆啊!”一听秋风要加薪水,赵菁齐的眼瞪得溜圆。

    “瞧,把你吓得,但你多少得补充我啊,总不能我昨天在非工作时间白给你带女儿啊……别担心,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今天要睡你家!”

    秋风很清楚,虽然邱若蓝说工作人员今天白天去她家里拍摄,但按照演艺圈的工作的特殊性,谁都不敢确保这个时间就那么准确,说不定,秋风脱好衣服要睡觉,突然有录影机闯进来。

    “好啊,这个容易,反正我老公今天不在家!”赵菁齐立刻爽快地答应。

    那天晚上,菲比和玉莎因为公主床幔的出现,第一次急不可待的早早就爬上了自己的床。

    秋风和菁齐躺在她和肖远的婚床上,为了避免和肖远有所谓的正面的接触,秋风在身下铺了一层新的床单,菁齐躺在离秋风四十公分的位置,侧卧着用手撑住自己的脑袋,金黄色的头发很妩媚的一直垂到床上,她有一对很迷人的酒窝,一说话,酒窝就忍不住开始微笑,微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身后,整个房间有股说不出的暧昧。

    秋风拉拉毯子,把自己裹住:“不要打我主意哦,我可不是你老公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