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雷欧据说要回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菁齐家,秋风一觉睡到中午,估计快吃午饭时才挣扎地起来。

    厨房里菁齐正在忙碌着,骨汤那醇厚的味道飘了进来。菲比爬上床,小大人似的说:“我爸比要回来了,你还在睡觉,他看到会生气的!”

    秋风苦笑,倘若肖远看自己这样赤身裸体的躺在他们家床上,生气肯定是不会的,说不定还会惊喜一小下,秋风拍了一下菲比的屁股,把她哄出了卧室,秋风承认秋自己挺豪放的,但真的做不了当众换衣服,就算是小屁孩也做不到。

    穿好衣服,秋风散着头发走出了卧室,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包,冲菁齐喊道:“听说你老公今天要回来!”

    菁齐扎着围裙从厨房探出头,在她给秋风做出肯定的回答后,秋风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得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我先走了!有事打给我!”

    秋风最喜欢菁齐的一点,就是她和自己一样的直接,从来不做表面和违背内心的事,就像现在她迫切等待着肖远的回来,丝毫没有虚情假意的挽留秋风。

    秋风在门口穿鞋时,菁齐关掉锅子站在秋风面前,她很认真地问:“你觉得我去见莎莉姐穿那件黄色的洋装,OK吗?”

    邱若蓝的脸立刻浮现在秋风眼前,她倒吸了一口气说:“其实你穿裤装更好看!”凭秋风对邱若蓝的理解,她并不喜欢女生穿得如同没穿下半截一样。

    “穿裤子?!我会被制作单位骂死的!”菁齐大呼小叫:“我要是穿裤子,估计别想有下次通告了!”“那我不管你啦!我走了,拜拜!”说完,秋风就推门走了出去。

    秋风知道今天邱若蓝一天都不会在家,她要忙她的事业。至于是在主持,还是酒店,或者是在为晚上要营业的夜店做准备,这秋风就不知道了。所以,秋风可以安心的回家泡个澡,不必担心邱若蓝又突然出现的Paty之类。

    她一直很忙,忙着挣钱,也忙着认识各种干儿、干女。

    邱若蓝有数不清的干儿子干女儿,她会不定时带着她的这些孩子们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里,这是一个一直环绕着秋风的谜团,她可以把她与无数干子女之间发生的事,随时扩散,也可以毫无隐瞒的把她试图人工授精的消息与人分享。

    只是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出现在她的公共生活里呢?

    当然这种情绪从最初的忿忿不平,到如今的平静如水,这中间经过了无数次的各种剑拔弩张和冰冻三尺。

    但现在秋风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现在和邱若蓝之间达成了一种最平衡的关系,互不干涉却相依为命,当然邱默文在中间发挥着最关键的作用。

    比如说,秋风以邱默文助理的身份参加了邱若蓝金钟奖的庆功宴,比如说,邱若蓝以特别嘉宾的身份参加了秋风的毕业典礼。

    秋风能感觉到当她出现在庆功宴上邱若蓝的惊喜,因为那盛满红酒的杯子在她手里静静停顿了三十秒,秋风更能清楚的听到当邱若蓝站在毕业典礼上念出自己的名字时,自己的心忍不住跳动没的有节奏。

    秋风在邱若蓝家对面的餐厅匆匆吃过饭,刚出餐厅,老天就很不友好得沉了下来,秋风疾步往家赶。还没走几步,天就洋洋洒洒地下起了雨,这是台北冬天来的预兆,蔓延不绝的雨,带着复杂的情绪,一股脑的倾了了下来。

    10余公里的忠孝东路跟着慌乱了,秋风拿出手机,试图拍下这片慌乱,刚刚滑开屏幕,却发现手机上静静躺着一通信息,而信息的发件人雷欧。

    雷欧是从小和秋风一起长得的发小,用青梅竹马来形容他们丝毫不过分,他比秋风大三岁,在秋风面前向来是一副哥哥的模样。

    他对秋风的角色是保镖兼友好使者,他以大哥的身份保护着秋风不被人霸陵,并运用他的男色勾引了一大帮小女生和秋风成为朋友。

    秋风对他而言则是诱饵兼垃圾处理站,他利用秋风的美色招兵买马,把觊觎秋风容貌的男生招到他手下。

    当然要是雷欧不小心闯了祸,秋风就不得不充当受害者,让他从施暴者变成见义勇为。

    当然这都是以前在屏东的事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彼此为对方掩埋着秘密,像秋风喜欢Mervin,像他喜欢男人。周围的社会风气虽已经有足够的气氛让他们公开这些有悖于伦理的真相,可是两人谁都没有勇气。

    雷欧的父母是做国际贸易,每天全世界的乱飞,和秋风一样,经常陪伴在他身边的也是阿嬷,那同样是一个留着长长的、银白色头发、喜欢歌仔戏的老人,只不过她的身材娇小,刚刚及秋风阿嬷的肩膀,雷欧姓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