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等待是一种煎熬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身体离开的太突然,以至于秋风还没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就立刻又被寒冷包围。

    秋风真的见过无数次这种镜头,屏幕、马路上、录影现场,但这种场景突然在自己眼前上演,她的身体却麻木了,无法表达一点反应。

    邱默文关门的声音把秋风惊醒,想到他刚刚拥抱自己时那坚决的话,犹如世界末日的到来,她不得不面对邱默文已经离开的事实。

    秋风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空荡荡的房子愈发显得悲凉。

    倘若不是雷欧的电话,或许秋风会发愣到邱若蓝半夜回来,要是她今天不回来的话,秋风这个动作也有可能保持到明天。

    雷欧一开口就为没接到秋风电话道歉,秋风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脖子有点僵硬,秋风含含糊糊地问:“几点?在哪录影?需要什么?”

    雷欧显然没法预料秋风的冷漠,不停指责秋风的无情,末了倒是给了秋风答案:六点半、中天、你人来就好。

    秋风奥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邱默文刚刚的表情又浮现出来,她的眼泪又顺着眼眶就掉了下来,她摸索着手机给邱若蓝打去了电话,电话那端的声音传来,从来没用过的温暖:“喂,是你啊!出什么事了吗?”

    秋风简单的把要去那录影的事说了一下,邱若蓝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叮嘱秋风路上小心,然后她似乎没有什么需要多言的话,她等待着秋风先挂掉电话。

    只是秋风也这样想,秋风也在等待邱若蓝先挂单电话,如此沉默十几秒后,秋风终于忍不住:“还有一件事,就是……Mervin舅舅,他去大陆了,他说可能呆半年!”

    不知为什么,当秋风的嘴里出来“大陆”这两个字时,话题里很明显地传来邱若蓝吞咽唾沫的声音,这个声音结束后,邱若蓝说道:“嗯,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

    邱若蓝竟然紧张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秋风,竟也莫名其妙地慌乱了,紧接着眼前出现晚上在录影现场和邱若蓝见面的画面,她抽搐了一下。

    其实这场录影根本没秋风什么事,她一直在一大堆工作人员里帮雷欧抱着包,只是末了才上场被Jacko捯饬了一番,秋风这时才知道原来Jacko是一名化妆师。

    这种小角色,根本不会有人过多的关注,录完影,除了邱若蓝过来拥抱了他们,工作人员根本无暇打理,一个个忙着为下一场准备。

    秋风借上厕所的机会,迅速卸掉妆,倒不是Jacko的技巧不好,只是秋风真的不习惯把眼睫毛贴的这么夸张。

    看到秋风卸妆后的Jacko有点失望,Jacko的不悦自然受到雷欧的眼里,为了安抚Jacko的情形下,雷欧说:“秋风就是眼睛薄,受不了好东西捯饬,连眼睫毛都挂不住!”

    秋风也察觉到自己卸妆后Jacko的变化,于是接着雷欧的话,“还是你了解我,我就是眼皮薄,不光眼皮薄,我脸皮还薄呢!”

    “算你识相,Jacko你说对吧,今天你的搭档算是找错了,哎呀……我给你说个秋风的秘密,她是个爱哭鬼,要是不卸妆的话,待会就变成包黑炭了!”

    雷欧几句调侃的话下来,Jacko的脸上就一片灿烂了。

    秋风面露尴尬地敷衍着跟着笑,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个爱哭鬼。

    尴尬的笑声终于结束,秋风突然发现Jacko和雷欧的手上不知何时戴着同样的尾戒。于是她很夸张地捧着两人的手,却说不出半点台词。他们三人坐在电视台对面的咖啡厅里,Jacko中途离开位子接了一个电话,他一离开,雷欧就立刻直立身子很诡异地靠近了秋风。秋风立刻警觉起来,“你有事要说?”

    雷欧压低声音说:“我们明天就要回美国了!”

    秋风嘲笑他的故作深沉,“干嘛这样,又不是不回来!”

    他很勉强的露出笑容:“你想不想知道,昨晚我们是怎么渡过的?”

    “我们?你和Jacko啊,去了阳明山还是日月潭?”秋风继续表现出自己的轻松。

    雷欧的脸沉了下来:“我的意思是说,我,Jacko,还有邱默文!”

    此时没有比“邱默文”这三个字更具杀伤力的词了,秋风故作轻松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溃,几乎与雷欧要说话的同时,秋风又爱哭鬼上身,她立刻哭了出来:“他走了!”

    雷欧倒是没有任何反应,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你知道他为什么离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